在基层派出所,懂这些比配枪更重要

在很多朋友看来,枪是一线警察、是派出所最重要的东西!真的吗?看个动图:

《在基层派出所,懂这些比配枪更重要》

如果动图没看清的话,小六特意给你标注一下,看看下图红圈里的东西是什么?

《在基层派出所,懂这些比配枪更重要》

没错,是枪!

 

在基层派出所,枪可不是尽显威风的东西,说它是累赘有点难听,说它是摆设一点不为过。派出所民警即使面对持刀歹徒,有几个敢开枪的?

 

所以,你会经常看到警察被歹徒或精神病刺死刺伤的新闻,而寥寥无几的警察敢开枪的新闻,就真的成了“新闻”被警界自媒体的热捧,然后所有基层民警事轮到自己头上时,还是该不敢开枪不敢开枪。

 

开枪击伤或击毙歹徒还好说,遇到哪位民警还天真的以为枪可以震慑犯罪,掏出枪来,不仅犯罪没有停止,还有一个大脑袋朝你的枪口顶来,并抱着你的大腿说:“有种朝这打。”那你就是上图的尴尬了,看那个铁疙瘩拿在手里拿着多累赘,多违和,多尴尬!

 

枪安稳的锁在枪库里,小六真一点也不恐慌,而有几件事真的让小六恐慌了。

 

 01 

 

前几天下午,派出所值班室及一楼所有的插座都没电了,不是电闸跳闸了,是整个墙体里的线短路了,也就意味着,派出所里的灯能亮,但是所有的插座全部断电。

 

小六真的恐慌了,不是恐慌手机没电不能充电,是恐慌派出所内的所有监控全部停摆了。在联系了电工称必须要换墙内线8小时内修不好以后,小六立即跑到了隔壁的居委会看了看,结果人家电力供应一切正常。

 

在征得居委会的同意之后,小六找了6个插排首尾相接,将隔壁居委会的电引进派出所值班室,先暂时给监控供上了电,看着监控里的画面一个接一个的亮起,小六暂时心安了些。

 

下午,一名男子走进值班室,拿着盖有“XX法院档案专用章”的法院裁定书,来派出所告法院“伪造国家公文”,称法院这些文书都没有调查,都是伪造的,必须要派出所立案侦查。

 

解释了20分钟,说法院自己出具的正式文书怎么会构成“伪造国家公文罪”?如果认为法院法官判案不公可以上诉或到法院纪委、检察机关控告。结果就像对牛弹琴一样,对方扔下一句“你们不管是吧”就转身离去。

 

就在小六感觉不妙,将此人在值班室谈话的全部监控视频拷贝的时候,接到了督察队的电话,称此人电话投诉到督察,称我们派出所对群众的报案不管不问、故意推诿。

 

我勒个去,真悬啊!

 

 02 

 

还有一次,小六出警,一名小伙子状告自己的朋友将自己的车骗走抵押贷款,导致现在车无法赎回,且他的朋友正在XX小区内。

 

小六带着两名辅警去了现场询问情况,结果到了出警现场以后,辅警发现自己带的摄像机没电了。我去,小六立即慌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莫名的心慌。

 

小伙子看到这种情况后,说没事,他和他朋友都会实话实说的。小六掏出手机,打开了摄像功能,也没有特意举着,而是装在警服的上衣口袋内,正好可以露出摄像头。

 

结果令小六出乎意料的是,报警人的朋友说,报警人的车被抵押是他自己知道的,而且是他俩一起去的,他们为了一起做生意没有启动资金,两人商量先将报警人的汽车抵押作为启动资金,报警人以此为入股,报警人的朋友以技术为入股,两人合作。结果两人经营一年,生意赔了,无力赎回车辆,车辆被抵押公司给卖了。

 

小六问报警人是不是这种情况,报警人说是,小六又询问报警人,当初车是他自己去抵押的吗,报警人说是,小六问报警人为什么向警察撒谎说自己不知情被朋友骗走了车,报警人说知道错了。

 

回到所里,看着手机上录了20分钟的视频占了这么大的空间,想随手删除的时候,想想还是算了吧,就把整个视频拷贝到了电脑上后,从手机中删除了。

 

忘了过了多久,好像是一周或两周左右,小六接到分局督察的通知,说有人投诉小六出的这个警,投诉人是报警人的父亲,说小六渎职不作为,要求我下午两点去分局说明情况。小六强烈要求报警人一起到分局。

 

下午,等报警人、督察全都说完之后,小六问报警人:“小伙子,你在现场可不是这么说的啊。”小伙子说:“我是这么说的啊。”然后小六拿出了手机录像备份,给小伙子说:“现场手机录的录像,你需要看看吗?”刚播放了个开头,小伙子就给他父亲承认错误说怕自己把车弄丢了挨骂,就撒了谎。

 

小六给督察提出要按照“谎报警情”拘留报警人,结果,大家可想而知,什么“误会已经解开了”,什么“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然后,小六不得不

《在基层派出所,懂这些比配枪更重要》

奶奶个腿的,如果不是小六偷偷用手机录了像,并“擅自”恐慌的把视频保存了下来,还不知道谁要原谅谁呢?

 

 

03 

 

还有一次,小六查了一个案子的嫌疑人躲起来不见了,小六利用派出所的电话,给嫌疑人的母亲,打了电话,询问嫌疑人是否在家,并规劝他来投案自首,结果嫌疑人的母亲在电话里相当嚣张啊,小六也没管那些,觉得这样的电话总要把录音下载下来,结果在下载本所电话录音的时候,发现存贮电话录音的FTP登录不上不去,那是一头大汗,那叫一个慌啊,毕竟嫌疑人的母亲不可能再给你说同样的话了,你也不能再第二遍录音了。

紧急求助了派出所的内勤,他告诉小六FTP换地址了,在下载并保存了电话录音后,小六这心才稍稍放下。

五天后,小六和同事去了外地,发现犯罪嫌疑人登记的户籍地已经拆的不存在了,又按照邻居的指点,我们找到了嫌疑人母亲的住址,结果也没有发现人。

小六在屋子周围的某处发现了一个手机号,按照这个号码打过去,询问了对方身份竟然是犯罪嫌疑人!小六有个习惯,就是对所有的案件当事人的通话都要录音,在电话里,小六告知嫌疑人和小六见个面,来说明情况,或到我们那里投案自首。嫌疑人态度蛮横,不见面也不自首,说我们爱咋滴咋滴,就挂了电话关了机。

 

后来,小六回来后,给犯罪嫌疑人上网追逃了,因为一直没有任何进展,这事就撂下了,在小六换手机的时候,还特意把这段电话录音保存了下来。

三年后,犯罪嫌疑人因为出了交通事故,被交警核查身份发现逃犯后刑拘移交给我们了。小六本以为再也用不到的两个电话录音,全都派上了用场。

先是嫌疑人的母亲上访,称小六没有通知他们就给她儿子上网列逃了,她儿子根本没跑,就在家里,不知道警察要找他。随后,被抓的嫌疑人也声称根本不知道警察在找他,他没有逃跑的故意,没有逃匿行为。小六存了三年的两个电话录音提供给纪委、信访、检察院,简直就是抽逃犯他娘俩咣咣的“大耳帖子”,小六心里那个爽啊!看完这些,战友们,枪那个铁疙瘩算啥!掏出来自讨没趣,有啥意思?而派出所监控、执法录像、电话录音,不仅能让自己不憋气,还能让自己出口恶气,甚至关键时刻能救命啊!别再抱怨派出所里凭什么到处都是监控,别再埋怨出警干嘛非要带着取证仪,别再反感派出所里电话为毛要录音,你真的以为那是监视我们的,那是让我们“平安退休”的一张保单啊!

嫌犯,法律都要求其不能自证其罪,而警察面对投诉和诽谤,却被要求自证清白!

兄弟们,设备满电,内存够足,一定要适应环境,并学会在镜头下执(zi)法(bao)!

来源:六品锦衣卫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