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这是我见过最残忍的案子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一位教授对我说:当警察三天所看到的人性丑恶比一个人一年所看到的还多,当警察三年所面对的人性丑恶比一个普通人一生中看到的还多。

 

这话在理儿。

 

如果说普通人的生活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世界,犯罪人的生活是一个黑暗的世界,那警察的生活就是这两个世界之间的灰色地带。当一个人在灰色世界生活久了,两边看看,你会发现人性的善和人性的恶都是那么地鲜明,有时又是那么地模糊。

 

讲几个小故事

 

?01?

 

有一年,我在基层一个派出所。辖区发生了一起交通肇事案,一个60多岁的老人在放羊回家的路上被撞身亡。事情刚出的时候,死者的妻子,几个子女,七大姑八大姨的就直接把交警队给堵死了,要求严肃处理肇事者,给死者家属一个说法。抬的花圈,封锁了整个交警队,在门口搭灵棚、烧纸、呼天抢地地哭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交警队把人撞死了呢。

 

后经协调,赔偿款定了,比国家赔偿标准高一些。之所以这么定,是因为家属闹的太凶,甚至大有和肇事者同归于尽的趋势,肇事者也家庭殷实,有赔偿能力,也就尽量多赔一些,毕竟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活。

 

你以为这就完了?

 

关键是家属拿了钱不管尸体了!尸体在停尸间放了两个多月,家属互相推诿谁也不管了,甚至交警队下了几次尸体处理通知书之后还是没人管,互相推。最后气得交警队的办案人骂到,再不处理尸体,我们办案单位就组织火化,你们把赔偿的钱还回来,我们把人继续羁押后起诉,家属才不情不愿地把尸体领回去火化了……

 

你以为完了?

 

过了段日子,派出所接到了家庭纠纷的报警,处警一了解,“分账不均”,家里人又互相打起来了……

 

带到派出所,几句话不合,大儿子、大儿媳,大女儿、大女婿,小女儿、小女婿6人外加各种各样的亲戚,竟然在派出所报案大厅里打作一团。

 

带班教导员的怒吼声从一楼值班电台里传来,估计有同事给他汇报了情况。教导员平时一向温文尔雅,从来没听过他用“狗日的”三个字骂人,看来这次真是火了。

 

在场的同事们早已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一拥而上……

?

?02?

 

有一年冬天,我在刑警队,队里接到了一起绑架男童的案子。刑警队里大都是30出头的年轻人,刚好这个年龄都有了孩子,为人父母之后,都知道孩子对于一个家庭的意义。接报案后,大家都很沉重,都期待和努力争取那个最好的结果。

 

平时有些散漫的侦查员,都收起了放浪形骸的样子,认认真真排查线索,大家都很紧迫,心里都紧紧的。但结果是很残酷的,嫌疑人是孩子的邻居,因为对孩子父母的一些不满,绑架了孩子,并勒索钱财,绑架的当晚,因为孩子认识嫌疑人,孩子就遇害了。在监控探头下,劈头盖脸把嫌疑人揍了一顿,没有人制止。

 

案发两天后,在嫌疑人的床下发现了那个纸箱,看到纸箱的那一刻,没有人忍心打开它,包括现场的我们。几个侦查员出了房间,在嫌疑人的门口,默默地抽了一盒烟……

 

人性,就因为孩子认识,就变得那么脆弱不堪,像一个易碎的瓷器,一下子就碎了。

 

?03?

?

还有一个故事,是我听一个派出所所长讲给我听的——

 

一个小伙子,农村出来的,大学刚毕业,梦想着一夜暴富。被人带进了传销,被洗脑,骗了三亲六姑八大姨所有认识的人。父母从2000公里外赶来求助,警察冲击传销窝点,把人带出来。小伙子还怪父母阻了他发财致富的梦。走的时候不肯上车,要回传销窝里去继续发财,生气地使劲推了老父亲一把,那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一下子坐在地上,眼泪就掉了下来。俩老人跪在地上求儿子回去。儿子却决绝地转身就走。我那当所长的朋友,平时脾气挺好的。他也是从农村考出来的,深知农村父母的不易,那天他不知怎么生气了,直接给他上了背拷踹进车里,把钥匙交给他父亲。

 

后来,老父亲抱着两个西瓜,另一个家属搬了两箱饮料,放在值班室门口就走。

 

?04?

?

下面是最残忍的一个人性故事。

 

这个故事是我亲眼见到的。那一年,某市发生了一起恶性杀人案。一对新婚不久的小夫妻,窗上贴的大红喜字还没有褪色,家里进了贼。贼是两个人,亲哥俩,哥哥21岁,弟弟刚过18岁,刚刚考进了一所师范学院。本来趁着暑假,父母想让哥哥带着弟弟进城打几天工,赚点学费。哥哥想走捷径,就想到了偷。白天踩点,晚上去偷。之所以盯上这家,是因为想是刚结婚不久的,一定有钱。

 

俩人从阳台翻窗进去的。这天只有女主人在家,迷迷糊糊中听到有动静,就起来看,就遇到了这哥俩。女主人见有生人入室,吓得浑身哆哆嗦嗦。哥俩拿刀逼问,翻箱倒柜,也只找到了200元现金和一些金银手饰。哥俩不甘心,见女主人漂亮,就动了歪心思,轮奸。完事,就又打开人家冰箱,喝了几瓶碑酒。喝酒过程中,哥俩说她认识咱们了,得弄死她。两个人就这样从入室盗窃,变成了抢劫、轮奸、杀人。杀人后,哥俩说听人说人死后,最后看到的影像会存留在眼睛里,又残忍地用刀戳被害人的眼睛。

 

看着被害人隆起的腹部,哥哥说:你考上了大学,还没见过没成形的小孩吧?咱们看看什么样?就又用刀把那个孕妇的肚子剖开了……

 

这是我此生中见到的最残忍最无人性的杀人者之一。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们时,是在刑场上。他们哥俩五花大绑被绑着。哥哥的头微侧着向天,一副满不在乎,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样子。弟弟低着头,一脸的懊悔。

 

我问过他们几个问题,哥哥不答。弟弟则是哭。

 

“想过你们的父母吗?”

 

“想过被害人吗?”

 

“想过刚考上大学怎么就犯罪了吗?”

 

“为什么做出这么残忍无人性的事来?”

 

刑场上,有的人浑身瘫软,还有的干脆屎尿皆出,痛哭流涕,跪地哀求。

 

这哥俩被武警架着拉到刑场上,俩人还是不会走路了。

 

呯、呯,两声枪响,两团红色的血雾在我的面前久久不能消失。两个罪恶的灵魂走了。

 

直到现在,我也猜不透人性的本质到底是善,还是恶?我见过很多让人感动的流泪的事,也见过很多无人性底性的丑恶。更多的基层警察,他们就是在人性善与恶的边缘行走的游侠。人在这种环境里时间长了,灵魂就会渐渐地麻木,脾气也会变大,啥都见过,怀疑所有,这种现象被称职业病。

?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