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过度追责成为压垮派出所的最后一颗稻草!

2018年10月20日 0 条评论 1.66k 次阅读 0 人点赞

前些日子,兄弟给我说:“六哥,我可能摊上大事了。”我问怎么了,他说,五年前他派出所辖区发生了一起伤害案件,受害人报了警就直接去医院看病了,之后就没有再来过派出所,也没有做过笔录,也没有去做过人体损伤程度鉴定。后来民警在电话询问怎么回事时,报警人说打他的人赔了他几万块钱,他不想再追究了,民警让受害人到派出所来写个字据,受害人一直答应来,但是再也没来。因为那时候没有留痕意识,也没有给受害人电话录音,受害人一直没有到派出所来写不要求处理的字据,办案民警也没有太在意,这件事就这样合情合理的过去了。

然而,五年过去了,打人的嫌疑人又因为其他的事被抓了,还顺便供述出了这件事,结果XX组得到消息,认为“这还了得”?立即启动问责程序,约谈当时的办案民警、带班领导和时任所长,并要求追责他们的五年前的“不作为”。

懂法的人都知道,受害人报警后,不来做笔录或者不配合做笔录的,案件是无法受理的,即使做了笔录案件受理后,受害人不来做伤情鉴定或者不配合做伤情鉴定的,案件也是无法根据伤情的轻重来确定是不是立为刑事案件侦查和进行下一步处理的。

调解是双方自愿的、私下的、认可的,双方你情我愿的事,没想到五年之后因为办案民警没有“工作留痕”“有证据证明”你作为过,就要被追责,合理吗?

一位能接触到上级的上级的兄弟给六哥讲的不经意的一件事提醒了我们,一位上级的上级在惆怅中说了一句话:“其他组都有战果了,我们还没有呢,回去怎么交代啊?”

看来,基层的办案民警被追责只是他们的一个“战果”!瞬息万变的出警现场和不是活在童话里的案件处理,只要你想要鸡蛋里挑骨头,都会成功的!

为何六哥只说基层民警是“战果”?因为前些时候另外一位兄弟给我说,他多年前办理的一个案件的嫌疑人,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结果检察院以“事实清楚没有逮捕必要”为由不批准逮捕,人被迫释放转取保候审,在规定期限内再次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后,检察院又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退卷,并列出了一堆根本不可能完成补查。

如今,有某单位想要来追责公安的基层办案民警,兄弟说:“取保候审是我一个小小的派出所能说了算的吗?是我能决定的吗?被追责的应该是我吗?”

六哥向来不反对追责,所以请某些人也不要给我扣帽子,我只反对“过度追责”“为了追责而追责”!(最近中央也重视了此类问题)

不要让过度追责成为压垮派出所的最后一颗稻草!

不要让过度追责成为压垮派出所的最后一颗稻草!

不要让过度追责成为压垮派出所的最后一颗稻草!

六哥很想问,我们建立“追责”机制的初衷是什么?

当然为了防止我们的党员干部“不作为”和“乱作为”,通过追究犯错者的责任以达到以儆效尤的效果,更好的提高效率、防止错误和激发工作者的积极性。

那如果把追责搞成“过度”和“成绩”了呢?如果追责起到了反作用了呢?那这“过度追责”是不是要该有人要反思一下了?

最近,六哥在走过几个派出所后,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原本还有兄弟感情的一线派出所越来越向一盘散沙发展。

比如,原来大家出警会抢着出或者至少会为兄弟们相互兜底,现在来了警情,有的装作没听见打着电话就走了,有的装作突然肚子疼拿着手纸就跑了,只有被迫无奈的跑不了的民警和还有责任心的民警去应付警情。

比如,出警处置中遇到了无赖、诉棍、律痞或难缠的人,在将人带回处理时,其他民警如见了瘟神一般纷纷远离,称这是XX出的警,他自己处理完,“我凭什么接?”

比如,有规定不参与值班的扣发每月执勤补助500元,只有值班的民警才发后,规定刚宣布,立刻有大量民警拿出各种病历申请不值班不出警。

比如,有案件来了,需要民警去做笔录、去接案件,被安排的民警立即说“不会打字、不懂电脑、不会程序”,当你反驳不会可以学的时候,立即表示自己年纪大了,做笔录和办案程序也不可能学不会了,求放过。

再比如,某人接的案子因临时事假离开,案子转给另外一名民警时,民警说什么也不接手,并称“谁拉的屎谁擦屁股”,“出了事算谁的”。

原本出生入死的一线兄弟情为何仅仅经过了大半年的时间就会一落千丈?均源于警察也是人,也要靠着工资还房贷,过度追责已让一线警察草木皆兵,大家越来越认识到了一个道理:多干多错,少干少错,不干无错!所以,才会出现“你的活,休想丢给我”的现状。

六哥在和兄弟们喝酒的时候,探了大家几句心里话,兄弟们说:“哥,不是我们不想干,现在有事没事就找茬、就追责,反正被追责的永远是基层,永远是干活的,谁干活就挑谁的刺,我不敢接案子了,我干点其他的,至少我不至于退休后看着孙子,被纪委的人从家里带走调查。”

根据六哥了解,现在也有很多一线派出所的副所长已经不再考虑日后是不是要努力奔向所长这个职位了,在他们看来“所长”说不定哪天因为什么和自己不相干的事就会一脸懵逼的被“约谈”、“停职”、“免职”,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同时,副所长又是“所长给事、民警躲事”的最大工作和责任的“受益者”,自己手下无人可用不说,处在这个职位上还要不得不“保证完成任务”,所以很多年龄大的副所长也开始考虑放弃职务,安心做一名“什么也学不会”的“无欲则刚的民警”。一位因“翻旧账”马上要被处分的所长也无奈的对民警说:“我们所被追责了,今年我们也就这样了,什么评优创先都没戏了,大家随意吧。”

六哥也问问大家以下几种追责是不是有点过度了,是不是会凉透了一线民警的心。

强压追责:“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公安机关的一贯宗旨,但是很多中层干部或许为了政绩,把“让人民满意”中的“人民”无限扩大化,搞一刀切,提出了要搞满意率100%的要求。提高群众的满意度是好事,但不分青红皂白强制要求满意率100%,达不到满意率100%的单位一把手要被追责,把提高群众满意搞成了宠溺巨婴的无理要求,很多派出所甚至为了不被追责,已经开始陷入了“花钱买满意”的恶性循环。

职责追责:群众拨打110报警,都是通过指挥中心转派给基层派出所或者巡警,但最终处置的还是基层派出所。但是指挥中心一直把握“转警即无责”的原则,所有警情均无过滤的转给派出所去处置。像以前六哥写过的“拉屎脚蹲麻了”、“喝多了让警车送”等警情,明显不属于警务活动且报警人无危急状况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解决,但是出警是派出所的职责,派警是指挥中心的职责,无论什么奇葩警情,警情下派了便无人追责指挥中心,只要你派出所不出,立即会成为被追责的对象。

属地追责:只要有某群体的户籍在你派出所,无论他住在哪里,无论他的诉求和公安有没有关系,所有的某项工作都需要你派出所去做,无论你具不具备条件,耗费人力物力不说,一旦出了任何问题,属地派出所就等着一脸懵逼的被追责吧。

背锅追责:常见于网络舆情事件,只要涉及警察的负面舆情,为了迅速平息舆情,不敢为一线民警维护权益,不敢和网络恶势力较真,通过一帧帧回放网络视频或出警视频,只要能找到民警的任何瑕疵,不考虑现场实际情况及困难,刀刃向内的单方面追责一线民警,而放任对方的肆意虚夸甚至造谣。

目前的执法环境和舆论环境已经让一线民警心惊胆战、如履薄冰,如果再过度追责,将仅有的几个还敢干活、还有热情的民警都搞的心灰意冷,不敢工作,这是我们设立追责机制的初衷吗?很多民警无奈的说,现在的工作,无论你干不干,都是在“隔墙扔砖”,砸到谁,谁倒霉。

这不是六哥想要看到基层,请不要让追责“过度”,请不要让追责“只有基层”,请不要让追责“凉了干活的人的心”,请不要让过度追责成为压垮派出所的最后一颗稻草!

找人“背锅”容易,之后再想找到敢于说“这事我负责”的人就难了!想要一线继续保持工作热情与活力,容错机制远远好于过度追责,请为担当者担当,请为工作者撑腰!

潜行者

这个人太懒什么东西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