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面具强奸自己老婆,称让其体验私会风险,谅解后还是犯罪不?

2022年11月11日 65点热度 1人点赞 0条评论

光天化日,脸戴仿真人皮面具,手持刀具,一男子潜入泉州台商投资区东园镇一工厂员工宿舍,抢劫强奸了36岁的已婚女子小燕。两天后,犯罪嫌疑人落网。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犯罪嫌疑人竟是小燕34岁的丈夫邵某。邵某自导自演,在妻子不知情下,演出了这场戏,只为让老婆提早体验私会网友的危险性。宿舍洗菜 面具男潜入施暴2013年12月18日上午,丈夫邵某早早出门上班,妻子小燕正好呆在宿舍休息。上午9时许,小燕正在洗菜,隐约听到细碎声响,一回头,突然看见一名陌生男子,头戴面具,手持水果刀对着她,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悄悄潜入宿舍的。“不许动,不许喊,不然杀了你。”男子低声威胁道。听罢,小燕吓得腿都软了,刚想喊救命,又不敢。男子见状,一手持刀,一手搜身,将小燕身上仅有的35块钱抢走。抢了钱,歹徒仍不罢手,他望了望一旁,拿起棉衣棉裤,将小燕双手反绑,使之无法动弹。见小燕失去反抗能力,歹徒一把将她裤子脱下,从自己口袋里掏出安全套,匆忙又脱下自己的裤子,强行与之发生性关系。小燕倍感屈辱,但因生命受到威胁,依旧不敢作声。强暴持续了十分钟,施暴后,男子二话没说,穿好裤子就溜了。

事发后,小燕呆在宿舍里,久久没缓过来。所幸,歹徒并没有把小燕的手脚绑太死,一使劲,就挣脱了。小燕拿起手机,第一个电话打给丈夫,可丈夫一直没有接。之后,小燕叫来工友,早上11时许,在工友陪伴下,小燕来到秀涂边防派出所报警。施暴者落网,竟是丈夫案发后,民警反复观看事发工厂的监控录像。发现事发时段,并无可疑人物进出工厂。受害人小燕描述说,歹徒戴了一张人皮面具,因为自己当时太害怕,只记得歹徒大概的身高和身材。就在小燕到派出所不久,小燕的丈夫邵某也赶来了。民警发现,邵某情绪出奇镇定,正常丈夫绝对不是这样,令人难以想象。办案民警分析说,小燕描述的身高身材,都和她丈夫差不多,但仔细想想,似乎又不可能。夫妻之间,没必要这样大费周章。如果真是邵某干的,共同生活这么多年,小燕肯定能察觉出来。民警又问及小燕夫妻感情情况,小燕也说虽偶有争吵,但夫妻俩感情过得去。但随着调查的深入,相关证据又一次次验证了民警的怀疑。在工厂周边商店的走访调查中,警方了解到,案发前一个小时,一男子曾在一家超市买了把水果刀,又在一家成人用品店买了避孕套。男子的体型样貌,和邵某没差。12月20日,邵某被传唤至派出所,审讯下,邵某当即承认,当天对小燕施暴的就是他。疑妻出轨,想给教训“怎么可能?声音也不是他的啊,还有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得知是自己丈夫干的,小燕简直不敢相信。经过连日审讯,丈夫终于说出了理由,“我想让小燕知道,随便和男网友见面很危险,有可能就是这种下场”。原来,夫妻俩都是贵州人,今年年初,一同来到泉州台商区东园镇一工厂上班。但来后,邵某发现小燕常与陌生人聊微信,似乎还有意回避他,因此他怀疑妻子有外遇。为此,夫妻互相猜忌,争吵不断。今年9月份,邵某想弄个明白,开始跟踪小燕。他在网上买了一张仿真人皮面具,在跟踪时用,不过最终也没发现什么。事发当天,邵某逮到机会,请了假,换了套新衣服,买好作案工具,潜入宿舍。面对小燕,邵某故意变换声调,好不让妻子识出。施暴成功后,邵某躲到宿舍一楼,把衣服、面具、水果刀藏在公共卫生间里。之后,邵某继续上班。得知警方立案侦查,邵某已将作案工具销毁。

证据确凿,老婆求情也没用等待邵某的法律制裁是什么?邵某的行为能否构成强奸?案发后,邵某涉嫌强奸,已被刑事拘留。得知真相的小燕,为了家庭,不愿丈夫受到法律制裁。办案的秀涂边防派出所方面认为,在公安侦查阶段,对邵某进行刑拘的强制措施没有问题。民警表示,如果只是一场恶作剧,邵某在施暴后,可向妻子示以真面目,甚至在妻子报案后,也可以及时向妻子、警方坦白。可直到警方正式立案侦查后,邵某还刻意隐瞒,销毁工具。警方再掌握足够的证据后,按照程序,以涉嫌强奸对其刑拘。有法学教授表示:因为嫌疑人邵某是使用面具,冒充他人,采用暴力手段,且在妻子不知情、反抗的情况下,强行与妻子发生性关系。在这个案件中,邵某存在主观故意,因此,邵某与受害者的夫妻身份,以及妻子是否要求处理丈夫,只能影响量刑,而不影响邵某行为的定性——强奸罪。有律师表示:是否追究刑责,要看案件是否存在社会危害性。这起案件,与大多数婚内强奸案不同。婚内强奸,一般的情况,多是发生在夫妻双方身份明确、夫妻感情不和,女方不愿发生关系时,男方强行与之发生关系。而这起案件中,邵某刻意隐瞒身份,持刀抢劫,以暴力威胁恐吓,与一般的强奸无异,而且事件发生在工厂宿舍内,不仅对受害者本身造成严重伤害,还给社会带来恐慌,可以构成强奸。(以上转自《广州日报》)结语:没有犯罪动机,没有危害结果,虽然采取了“犯罪”的表面手段,最后老婆发现只是丈夫为了避免自己去约会别人而搞的恶作剧,还算是犯罪不?

潜行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