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警察: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2020年5月22日 0 条评论 38 次阅读 0 人点赞

最近处理了一起案件,有点想法与大家分享一下。

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有人报警打架,为了有效控制场面,派出所里的三辆警车全部出动了,确实管用,冲着对方不停叫喊的一方见到三辆警车到场且六哥我一直扶着腰间的催泪喷剂不说话,一个眼神看过去,他就不再叫喊了。

受害人是一个戴眼镜的男子,声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被打,上来就说不差钱,不要求调解,就等着看警察什么时候拘留对方。但打他的人被他放跑了,只堵住了与打人者同桌吃饭的走的晚的一对夫妻的车,他的理由是:“我不敢拦他,他要是再打我怎么办?”

警察不会听一面之词,六哥就询问了另外一方当事人。另外一方当事人说今天是他老婆的生日,他在大厅里为他老婆献歌一首,结果对方一桌的男女说他唱歌难听,后双方发生了争吵,其中他们这一桌一起吃饭的一个“不认识”的人几乎没怎么碰到的打了对方一个耳光。

简单询问后,大体明白了情况,一方矫情,一方无赖。

安排一路人马去调监控,六哥在这里给被堵住的两口子说:“和你们一桌吃饭的人你们说不认识,这话要是从我这嘴里说出来你信吗?赶紧的,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要么你替打人者与对方和解,要么你把打人者叫来处理,事情没有弄清楚前谁也别走,跟我回派出所做笔录。”被堵的两口子开始推脱说不认识,后来在六哥的坚持下,他们开始不停的打电话联系打人者前来处理此事。

被打了一巴掌的小伙子一直用手捂着脸,做痛苦状,六哥让他去医院看病他也不去,说自己被打一巴掌不至于去医院看病。此时,对方有一同喝酒的一名男子比较明事理,主动上前替未到场的打人者道歉,并提出赔偿被打的小伙子五百元钱。而被打的小伙子很坚决:“我不调解,我就要求公安机关拘留对方,我就想看看警察什么时候才能抓到他,什么时候才能拘留他。”当时六哥总感觉受害人不是在和嫌疑人较劲,而是在和帮他处理事的警察较劲。

与此同时,被堵的两口子也联系上了打人者,打人者一会儿说自己没打人不来,一会儿自己马上过来处理,在随后近半小时的等待中,打人者最终关机了。

通过查看监控,被打的小伙子确实如证人所说,被近乎没碰到的根本不重的打了一巴掌,随即立即被人拉开,他也确实没有还手。一方是被打了一下,放着有人道歉有人赔偿五百元不要,坚决要处理对方;一方是电话通知打人者来主动说明情况,谎称要来现场,却害所有人等了半小时最后手机关机玩失踪。六哥给的脸可是给足了,现场我微笑着忍了所有,现在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了。

受害人、证人全部拉回派出所做笔录。三小时过去,四份询问笔录+三份辨认嫌疑人的笔录全部制作完毕,在做笔录时,六哥多次询问受害人是否接受调解,受害人坚定的说“不调解”,六哥将此记录在案并记录了受害人不要求做法医鉴定的要求。

既然“火车开了起来”,可不是你们谁想半途就可以拦停的。

笔录做完,请受害人、证人全部离开,等待我们的进一步处理,受害人问:“你给我个时限,你们多久能破案?”面对这样的质问,六哥笑了笑说:“我一定会尽快把打你的人抓回来。”受害人继续逼问:“你必须给我个时间。”六哥说:“我没法给你时间,人不是站在某个地方等我去抓,他是在和我们玩猫鼠游戏的,如果我抓不住人,我会留存每一次我开展工作的视频证据。”

其实,在受害人笔录做完的时候,六哥就已经查询到了打人者在五公里外一家酒店的入住记录,只不过是在没有把人“贴现”成功前,办案是很忌讳说大话的。

等他们全部离开,六哥开具了传唤证和检查证,带好了人手和装备直奔五公里外的酒店,当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预料之中的一幕发生了:我带着兄弟们出门抓人的时候,受害人和打人者的朋友都在派出所门口站着相互交谈,我给受害人说了一句“给你抓人去了啊”就上了警车。不出意料的是,受害人说了一句“哎,先别去抓啊······”就跟着六哥跑了过来。不用问,受害人不是刚才不调解,是调解的代价还不够,不知道这次受害人又以“警察要去抓人”为要挟,向打人者的朋友多加了多少赔偿,导致受害人开始追着我们先不要去抓人了。

对不起,晚了!

现场六哥这么劝他不要生气,有人赔偿就赶紧和解回家,不听,还讽刺我们是不是“有关系”,还“恐吓”我们处理不公就如何如何“网络发达”,回到派出所六哥再次询问了他是不是愿意接受与打人者朋友的和解,还是不听,称“不差钱,就是要看警察什么时候把人抓回来”并逼问六哥给他一个能抓住人的时间保证。呵呵,十分钟后,当六哥我真的去抓人了,他又追过来敲我的车窗让我暂缓抓人,你真的当警察是一块可以被涮来涮去的抹布吗?你真的当法律是一个可以用来要挟谈价的筹码吗?

六哥未落车窗,呼啸而走,去为了给他“主持正义”。到了宾馆,出示证件和法律文书,前台做了房卡,刷门进入。一帮人在为了打人者彻夜未眠,而这个口口声声要去现场处理事情的打人者却在床上睡的如死猪一般。

叫醒打人者,出示证件和法律文书,叫他穿衣走人。打人者轻蔑的说:“什么大不了的事啊,明天处理不行吗?”六哥没接他的茬,告诉他:“警察证、传唤证、检查证都给你看了,你现在因涉嫌殴打他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二条之规定,现在依法对你进行传唤,如果你不配合,我们将强制传唤。”打人者继续说:“不可能,我没打人。”六哥打断了他的话:“监控我调取了,证人证言我采集了,打没打人你说了不算,没证据我不会传唤你,现在就问你一句,你是自己走还是我帮你走?”

打人者眼前的两名民警两名辅警,貌似知道真强制起来他并不占优势,乖乖的背拷走人。到派出所时,受害人还在派出所门口等着,六哥大大方方的当着他的面押着嫌疑人进入了派出所,当他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六哥先开口说道说:“请回吧,明天我会把对方的处罚决定书复印件邮寄给你,关于你被打想要的赔偿,请持处罚决定书到人民法院进行诉讼。”说罢,六哥头也不回的走了。

进入办案区,民警问六哥还审吗?我说:“审个屁,睡觉。”这时睡足了的打人者来了精神,问:“你们大半夜把我传唤来怎么不给我处理问题呢?”六哥笑笑说:“把你从酒店里带出来的那一刻起,我已经开始给你的计算传唤时间了,只要24小时内我给你处理完,我都不违法,24小时后我多留你一分钟,你就去告我非法拘禁,什么时间处理问题,我说了算,轮不到你指挥我怎么办案,法律规定,嫌疑人进入办案区,要保证他们的休息和饮食,现在是凌晨三点,是应该休息的时间,你只能在侯问室睡觉,我现在给你做笔录就是违法,你想让我现在给你做笔录,就请你先去把法律的这条“保证休息”的规定告倒,我就会立刻给你做笔录。”

打人者又无赖式的把为什么不立刻给他处理的话问了好几遍,六哥再次告诉他:“法律规定要保证你的休息,我保证了你的休息时间,你不休息那是你的问题,我是执法者要依法行事。最后给你说一遍,你的案子明天一早就处理,现在是凌晨,你可以在侯问室睡觉,你也可以坐在侯问室里瞪眼玩,但是如果你敢再这里闹事,我会依法对你采取保护性约束措施!”

一夜无话,除了六哥又起来出了两个噪音扰民的警情。

次日一早,笔录全部做完,法制审批需要的要点都在——受害人不要求做法医鉴定、受害人坚决不要求调解,受害人、证人、嫌疑人笔录都有,监控视频清晰,事实清楚,正确确凿,所以,审批比较顺利,打人者被行政处罚。

六哥多次苦口婆心劝说受害人在无任何伤情的情况下,接受相对合理的赔偿了解此事,让生活恢复正轨,但受害人并不领情,还妄图利用“警察抓人”“威胁”嫌疑人一方加倍赔偿,最终他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六哥给足了时间让打人者投案自首,前来处理此事将自己的错误化解到最低损失点,但嫌疑人并不领情,晃点警察、蔑视法律,认为警察找不到他,抓不住他,嚣张跋扈,不可一世,最终他得到了应有的处罚。总结起来,这一切,都是双方自作聪明的自作自受。

执法者,不应成为任何人挟持的工具,而是应该依法行事,向法律负责,向公正负责。一线警察这些年被捆绑了手脚,一忍再忍,一退再退,忍与退,不能代表执法权威可以被肆意欺凌,不能代表警察的执法可以像抹布一样被裹挟左右、涮来涮去,想怎样就怎样。

六哥曾经对一个零口供的盗窃嫌疑人说过这样一句话:“我给你的东西你一定得要,特别是脸!”后来,因为他不要,六哥搜集了六个人的旁证形成证据链条,将嫌疑人的盗窃行为“锁死”,最终嫌疑人被逮捕判重刑。

我不想惹事,不代表我一定怕事,我可以一忍再忍,但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潜行者

这个人太懒什么东西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0)

你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