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去搏,我本“一无所有”,何惧“穷上加穷”?

2021年12月28日 35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最近六哥跑派出所比较多,有位副所长向六哥倒苦水,说现在的法律保护嫌疑人太多了,把嫌疑人一个个都惯成极品了,审讯过程中都动不动就要投诉,而现在又天天要求“跪求满意率”······

六哥看得出,面对恶意投诉的折磨,他,有些动摇了······

六哥说:“困难像弹簧,你弱它就强!你管他什么‘极品’还是‘精锐’,老子打的就是‘精锐’,把握住底线,自己别违法,干他娘的!兄弟,你已经身在派出所了,还有比派出所更差的部门吗?如果你真被嫌疑人投诉调离了,你去哪儿都是赚的!”

随后,六哥给他讲了这样一件事。

六哥还在派出所的时候,有天值班接到报警,称某超市抓到了一个小偷,二话不说,迅速出警。

被抓的人是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个子一米八多,穿的人模狗样。

事情很简单,该男子在某超市内购买了啤酒、面食、猪耳朵等食品,但是在结完账准备离开时,工作人员发现他的口袋内还揣着一包葡萄干,另外他装有猪耳朵的袋子里还有发现有未结账的三种香肠、烤肠,该男子被工作人员拦截。

六哥见过对警察理直气壮的人,但少见偷了东西还那么理直气壮的人。该男子不仅拒不认错,面对民警的询问,他还说:“等你穿了便装后,你等着。”这是一句隐晦的恐吓,当然我们也不是吓大的,直接警告他,如果他再有恐吓民警的行为,我们将采取强制措施,后果自负。

贼就这么趾高气扬的被带回了派出所,即使在派出所的办案区,他也说话嚣张、毫不在乎。

辅警问六哥为何他如此嚣张,六哥说:“知道为什么你在路边遇到土狗,它会冲你狂吠吗?它不是想恐吓你,而是为了给自己壮胆,掩饰自己的心虚和害怕。”

本以为人赃俱获,这是一件非常轻松的案件,结果我错了,这个贼就是一个被法律保护嫌疑人条款惯坏了的贼。

“为什么偷东西?”六哥问。

“别,警官,我没偷,我这一包熟食都是超市服务员给我装上的,门口的收银员也扫码结账了,我怎么知道这一包东西应该值多少钱,要错也是服务员的错。”老贼解释道。

“那你口袋里的葡萄干呢?”六哥继续问。

“是超市里一个男的给我的,他说他不要了,我认为他结完账了,所以我就装口袋里了。”老贼厚颜无耻的做着这种连他自己都不信的解释。

六哥仔细查看了那一包东西,整个一大包熟食被一个红色的非超市的塑料袋装着,里面有一些猪耳朵装在超市专用的食品袋里,袋子外面有被人为撕坏了的猪耳朵的价格标签,这标签只有一半贴在装有猪耳朵的袋子上,上面写着“猪耳朵”的字样。红塑料袋里除了这包猪耳朵还有三包烤肠、香肠等物品,三包烤肠是没有称重、没有打价签的,被这个非超市的红塑料袋一起装着,红塑料袋的外面封口处,贴着那被撕下来的标有“猪耳朵”的半个标签。很明显,这是老贼想偷梁换柱利用一包猪耳朵的价格买走这一大袋子的食品。

查看完物品后,对于这种幼稚的做法,六哥笑笑说:“是你傻还是我傻啊?这么一大包熟食值多少钱是你不知道啊还是我不知道啊?偷换价签想少交钱是吧?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偷了东西还这么理直气壮呢?”

老贼大声说:“我没偷东西哈,我不承认,那是你说的,你按照你的程序办就行,我可以不说话,让我的律师来和你谈。”六哥笑了,我实在无法想象连三包烤肠都偷的人怎么会有自己的专职律师。

六哥说:“认错认罚可以减轻处罚,你这涉案价值也不高,怎么还真想死扛到底,零口供进拘留所啊?”

老贼说:“我没偷,你该拘留拘留,完事,我得打12345投诉,你警号我记住了,你如果拘留了我,咱们法院见,我必须提起行政诉讼告你们,XX法院XX法官,我得找他去问问这个事去。”

六哥最讨厌拿12345、行政诉讼、律师和关系要挟我办案的人,今天,他四项都占全了,我也一点面子没给他留:“我会依法拘留你的,敢拘留你就不怕你告,老子如果怕威胁、怕告,我还干什么警察?如果群众投诉我了,我会担心上级认为是我人品有问题,你这种人投诉我,越多越好,说明我没吃闲饭,我干活了。还有你那什么法院的什么法官,你敢再说一遍让我录下来吗?如果拘留了你,他敢判公安局败诉,老子连他一起捅上头条,把你这个保护伞一起搞下去。”(后来才知道,他所说的那个法官并不是他的什么亲戚或朋友,而是当年判他刑的主审法官,只不过知道他的名字而已)

老贼斜着眼睛看着我,找台阶下的说:“我和你有仇吗?不就我拿的东西里有没交钱的吗?多大的事啊,我给他钱不就完了吗?你就是个‘杠子头’,你和我杠什么?我招惹你了?”

六哥收起笑容,严肃的说:“我是警察,从你偷了超市东西的那一刻起,我就和你有仇了!特别是你被人抓了手腕子还狂的理直气壮,我就更和你有仇了!如果你真是没钱吃饭饿的去偷,我不仅不会拘留你,我还会替你结账,但像你这种想品质败坏的人,我就是和你有仇,我就是和你杠到底,真对不起,全市就我这么一个杠子头,今天让你遇到了,好说好商量,低头认错什么都好说,像你这种偷了东西还理直气壮的,今天必须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死磕派警察!”

把老贼关入侯问室后,六哥开始着手收集证据,先是让超市工作人员来所当着老贼的面一点一点对他盗窃物品进行称量标价,在他们临走时,六哥特意嘱咐超市负责人:“你回去后,把你们超市所有的监控全部调出来,从他进超市开始,一路跟着看,能看多少看多少,一直看到出门结账警察来的那个时候,一定要给我找到他撕标签换标签的镜头!”

超市负责人略有难色的说:“可能监控不一定能照到。”

六哥郑重的说:“先别说监控照不到,你回去看了再说,没尝试过别轻易认怂,你努力过后就算是真没有监控,我认了,大不了我熬夜靠嘴审他。”

送走了超市负责人,六哥开始继续询问老贼,当然他还是死不承认,一直称这是超市的过错,六哥放开他可以钻空子的熟食问题,直击他口袋里的那袋葡萄干的问题,一直在逼问是谁给他的,不认识的人为什么要给他,给他也没结账为什么他到门口不结账,想结账为什么不放在超市的购物车里避嫌而是装在了衣服口袋里······一串连珠炮后,老贼无可辩驳,承认葡萄干是他拿的,没有结账,但仍然认为:“不就是袋破葡萄干吗?我给他钱就是了,我给超市道个歉就是了。”

六哥见已经拿下了盗窃的部分事实,笑道:“你说的真轻巧啊,杀人犯是不是把人杀死后到死者坟上哭两声就没事了?你偷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这种满不在乎的不认错的态度,法律惩罚人不是目的,目的是让你知道你错了,你错在哪里了!”

老贼又无言可对,想了个歪点子对六哥说:“我有癫痫,今年八月份刚发作过一次,你们可得看好我,小心我一头撞到墙上。”

提到癫痫六哥可笑了,六哥曾经“抢救”癫痫发作的嫌疑人,我很开心。(详见——《无赖说:“哪一片是你们的辖区?我再也不来了”》)

六哥说:“没事,我同学当着我的面发作过癫痫,我还略懂一些,放心吧,癫痫死不了人,而且一天内也不会发作两次,我们前几天也‘抢救过’癫痫发作的嫌疑人,很简单,就是用手在他的人中穴上照死里按,有多大劲使多大劲,上次那个嫌疑人发作次数太多,人中穴已经被我们掐肿了,但是这是为了救他,没办法。另外,为了防止嫌疑人发作咬到舌头,我们一般都是手边有什么软的东西就拿什么塞他嘴里,办案区一般也没什么软的东西,也就是擦桌子的抹布之类的,当然,如果太急找不到抹布,也没事,我穿着袜子呢,救人嘛,不能拘泥于小节了,不过,这几天太忙一直没回家,也累,不愿意洗脚,我汗脚,味有点大,你控制一下尽量别发作,不然,我这袜子填你嘴里,估计不用掐人中就能让你醒了。”

老贼坏笑着看了六哥一眼,说:“你也是真够坏的。”

六哥也笑笑说:“警察嘛,就要对好人更好,要比坏人更坏。都是老中医,不用把脉就知道病情,所以,希望你今晚不要癫痫发作。”

正在此时,辅警笑嘻嘻的进来了,神秘兮兮的举着优盘,说:“哥,你猜里面有啥?”

六哥拉着辅警走了,在值班室播放了超市监控,在监控的中间偏远处的地方,出现了老贼的身影,他将购物车停在那里,从自己的后屁股口袋内掏出两个塑料袋,一个红色的,一个白色的,在掏塑料袋时,还有另外一个红色的塑料袋掉在了地上,他没有察觉。随后,他就开始把购物车里的东西往自带的红色塑料袋里装,并在弯腰撕什么东西,全部弄好后,将红色塑料袋系好口,去了超市其他区域。

为了防止老贼再有任何侥幸心理,六哥特意没有给老贼看原始监控,而是用手机专门拍摄老贼的画面,显得手机满屏都是他。

随后,六哥拿着手机去了办案区,给老贼播放了我手机拍摄的画面,然后问:“你还有什么说的吗?装猪耳朵和烤肠的红色塑料袋是你自己的吧,从后屁股口袋里掏出来的吧,你有没有发现你后屁股口袋里的塑料袋少了一个啊,你自己掏掉了不知道吧,你撕价签的地方正好在你头顶有一个非常清楚的监控,你继续零口供吧!”

老贼停顿了一会儿,说:“我再看看监控。”

六哥说:“不用看了,你继续零口供就行,我不需要你的口供,你如果供述了,我还得从轻处罚,你零口供正好给我一个拘留你满贯的机会。求你了,别说,给我一个解恨的机会吧。”

老贼说:“服了,服了,这种监控你们都能找得到,刚才我觉得你找不到证据,就给你装逼来着,觉得能唬住你就蒙混过去,谁知道你这人不吃这一套,我越杠你,你就越杠我,这回什么也别说了,我认,我认,你笔录里记录吧,我就是想占便宜,故意撕了价签,想少交钱,你们想怎么处置都可以,我服了,我认了,我认栽了,你现在怎么骂我都行,你抽我几个嘴巴子都行,我服了,我服了。”

后来老贼被拘留了,临进拘留所前信誓旦旦再也不会到六哥所在的辖区偷东西了,因为他知道,他碰到硬茬子了,至于在案件办理过程中恐吓我什么打12345投诉和等我换便衣找我“练练”,现在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了。

现在的社会,不仅巨婴会利用12345等工具要挟一线民警的执法,很多违法犯罪的贼都会被惯的牛逼哄哄试图用这些警察的领导很在意的东西恐吓你、吓退你,如果你真被贼的这些东西吓住了,将会一辈子在他面前抬不起头来。

六哥向来我行我素,对上级各种经不起历史检验的新花招、新举措往往一笑而过,我知道想要多年后安全的退休,就不要附和某些上级的人云亦云,有利于人民的事做了永远不会错,打击犯罪的事做了永远不会错,实事求是的事做了永远不会错,保护自己的事做了永远不会错,至于没有拍马屁上级的创新,上级会如何看我?随意!我已身在派出所,我已身处“十八层地狱”,我还会害怕与鬼相搏被鬼踢进“十八层地狱的地下室”吗?我已“一无所有”,我还会害怕与“穷神”的对赌中“穷上加穷”吗?

或许在畸形的满意率和上级的“小花招”的内外夹击下,让一线民警心灰意冷、身心俱疲,但警察是要有一点精神的,别什么都放弃,在死磕违法犯罪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们要做出对得起自己良心的选择。

不妥协,一直到老!

潜行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