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仁寿县的王涛所长和辅警廖弦英勇牺牲了······

即使他们有了一个再体面的追悼会,他们也不再可能是谁的儿子,谁的丈夫,谁的父亲了,他们也只是家人手里的一张冰冷的照片!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感谢当地的兄弟供图)

两位英雄牺牲的细节被披露后,那些叫嚣着歹徒杀人“都是被逼”的混蛋们都闭嘴了,没错,没有狗血的剧情,就是杀人犯在杀人之后冲入派出所报复社会,残害无辜!

六哥我永远希望下一个报复社会的歹徒刀尖不再对向无辜,而是刺向那些在网络上侮辱英雄的人!

王所长开枪击伤了杀人犯,随后与负隅顽抗的杀人犯展开近身的肉搏,最终被连捅数刀,不幸牺牲。

很多朋友说,为什么派出所民警的战术训练那么差?为什么王所长不像美国警察一样面向歹徒打光枪里的所有子弹?

六哥只想给你一张图: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六哥在基层派出所摸爬滚打了20年,派出所的民警从原来的46人“充实”成了现在35人,派出所民警的平均年龄从原来的36岁“倾斜”成了现在的43岁,这些年是什么原因让派出所的民警加速逃离?

再看看派出所民警满眼的“地中海”、“白胡须”、“黑圆圈”,谁要是敢说自己有个高血压那都会健康的被人耻笑矫情。

就在此时此刻,六哥在接出警、执勤的同时还进行着扫黑专项行动、禁毒百日会战、经侦破案会战、破小案百日竞赛、X保回头看行动、食药环打假战役······

每个部门都说自己重要,每个部门都要排名先进约谈后进,且每个部门的小鲜肉都只负责坐在电话和电脑前索要数据,而基层派出所,就这么三五个会办案子的人······

体能训练很久没人组织了,因为曾有常年熬夜的派出所民警在体能训练中猝死过;战术训练很久没人组织了,因为我们现在一直在被要求“有效控制情绪”、“说话不能超过40分贝”和“满意率100%”。

我们每年都盼望着能还有战术训练,真的不是想学什么战术用到群众身上,而是想趁着封闭训练少出几次警,晚上睡个好觉。然而,这种对于机关是“负担”基层是“福利”的集中培训,很久没有见到了。

其实,六哥也想了,即使年年有培训,又能如何?

一个常年被满意率100%拴了脖子的狼,见到谁还敢呲牙?每一位进入派出所的人,我们都要笑问您好,谁会想到我们的笑脸迎接的是持刀人?

六哥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基层警察都是“萨利机长”!!!》,就是讲述萨利机长根据42年的飞行经验没有按照空中调度员的引导成功迫降飞机后被质疑的故事。隔着屏幕的听证委员会用了17次的模拟迫降失败后,才终于给人们展示了一次成功的结果,而萨利机长提出听证会模拟员留足“人遇事会慌”的人性的充分反应时间后,此后的模拟迫降,次次失败。

警察只不过是穿着制服的普通人,混乱的现场,他们也会紧张,也会害怕,只是他穿上了警服便不允许再害怕,他必须要勇敢逆行。

我想,当时,王所长的脑子当时是一片空白的,辅警廖弦的脑子也是一片空白的,他们当时能去请示谁?他们能找谁汇报?他们又能在这几十秒钟指望谁的支援?他们只能选择向死而生!

请那些批评派出所所长和辅警训练不足的人们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当你在现场面对这明晃晃的乱舞的尖刀的时候,你是如何能保证自己淡定的动作不变形的去空手夺白刃的?

我想,王涛,廖弦,他们当时并没有做好牺牲的准备,而牺牲就是这样在他们现场的出于责任的逆行中,悄悄的发生了!或许,在王所长嘱托“兄弟,把枪捡好”的那一刻,他并没有意识到“我就要死了”,如果他知道,他会给牵挂的父母道别,他会给心爱的妻儿拥吻,可惜,如果仅仅是如果······

还有的朋友问,王所长为什么不像美国警察一样打光手机抢里的所有子弹,让暴徒死透,让自己安全?

六哥不想解释太多,或许以前我写过的一部韩国电视剧,足以解释清楚中国警察的用枪问题:

在中国,因为我们都被要求执法满意率100%,所以,枪和电击枪、泰瑟枪使用的后果都是一样的,虽然中国警察普遍没有配发过电击枪,六哥还是想用韩国电视剧中的电击枪使用中的问题,来说说中国警察现实中用枪的现状。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很多人认为,警察不敢用枪,但是致命性相对要小的电击枪警察敢“放肆”的使用了吧。

NO,所长说了,这枪只能打腿,并且为了保证“枪枪打腿”,要多多训练。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问题”民警开始发牢骚:累都要累死了,哪有空训练啊?再说了,去哪里训练啊?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所长则强调:不管派出所附近有没有射击练习场,不管你累不累,如果你一旦因为用枪出了事······

老民警接茬了: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所以,别找任何借口,自己抓紧找射击场进行练习吧,“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在繁忙的工作中找时间练习的方式只有一个:减少睡眠!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同时,所长还警告大家铁的纪律:绝对不能对孕妇和14岁以下的青少年使用电击枪。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就像剧情的铺垫一样,谁说用电击枪就不出事?

这天出警,基层警察最讨厌的两个群体碰到一个警情上了:醉汉VS富二代!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好不容易劝走了富二代,店主又报警,让警察把醉汉弄走。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醉汉还没劝走,富二代又回来拿自己遗失在饭店的手机。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扭打在一起是必须的。一个女警,对付两个斗殴的壮年男子,女警被袭击受伤也是必须的。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在女警手破、头破的紧急关头,女警发现醉汉的老婆拿着碎酒瓶要刺富二代头部,这可是颈动脉的主干道啊,刺破了,血如喷泉,分分钟见阎王。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紧急关头,女警使用电击枪射中了“移动靶”——醉汉的老婆的左侧肩部。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一枪开完,所有警察的表情都是这样的: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此时此刻,开枪警察的内心的思想活动是这样的:我该不该开枪,我有没有打到“腿”,明天我还能看到升起的太阳吗······

所长也慌了,连夜从家里打车去派出所。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派出所连夜召开派出所“支部会”,老民警先扔出一个“重磅炸弹”:被电击枪打中的女人可能怀孕了。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虽然女警是按照规则开枪,but: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能干的倒霉’的大师兄”又扔出了第二个“重磅炸弹”:虽然事发紧急,虽然规则里也没有明确规定,但女警开枪前,确实没有警告。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教导员拍案而起:这要了亲命了!规则里没有硬性规定又怎滴?出了事,舆论审判!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派出所骨灰级民警对此黑锅不满: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教导员立即反驳:给我扯这些淡有屁用啊?上级只管最后的射击点和你事前是不是警告过了,谁管你当时现场情况紧不紧张啊!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最终会议不欢而散,这位有担当的所长接着局长的电话,对骂着走了。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骨灰级老民警一语道破此事化解的天机:只要人没事,怎么都行!

祈祷吧!赌命吧!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该去医院赔笑脸的去医院陪笑,该回家反思的回家反思,大家不欢而散!

然而,女警是幸运的,最终,赌人品,她赌赢了:被电击的女子是怀第三胎,刚刚测出来怀孕,本来想流产,经历了这么一件事,又倍加珍惜这孩子了,且母卵平安

同时,通过派出所的战友们的齐心协力、斗智斗勇,派出所没有给上级添麻烦,成功的息诉罢访了!

怎么做到的?

询问富二代的时候,虽然他对警察一百个看不起,但是富二代非常怕他老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如果他老爹知道他因为违法犯罪坐牢,就没收他心爱的跑车。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所以,富二代决定不起诉醉汉打他的事,还主动和醉汉沟通,求醉汉也不要起诉他打人。富二代还说,他不去打架也不会引起醉汉的老婆被电击,一切都是因他而起,他愿意主动赔偿醉汉5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万元)终结此事。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瞬间,食堂内掌声雷动,大家为战友能涉险过了第一关而欢呼!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然而,这一切看似都迎刃而解了,可谁又能体会现场开枪女警所承受的压力呢?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却要一直背负这巨大的自责?是啊,刚刚能测出怀孕的女人,谁会看出她是孕妇呢?

女警第一时间想到的并不是自己会不会被处分,而是想着被电击的那位妈妈和孩子会不会死?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在那种混乱的出警现场,有谁还会记得执法规范?所有的规范或不规范的行为,都是正常人的条件反射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面对女警这么大的自责和压力,战友能做的,也只能是陪伴,没有任何心理辅导师,巨大的压力都只能靠她自己一点一点去消化。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甚至女警不惜到医院去被“家属”暴打一顿,来减少自己的自责!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而开枪女警所承受的压力,岂止仅仅来自家属、舆论和自己,还有即使家属不上访,也要照常进行的内部调查。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穿西装扎领带坐办公室的人,永远不理解基层为什么“穿这么厚”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他们只想得到他们想要的“成绩”。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他们只想得到他们想要的你的回答。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或许,只有基层的战友才能体谅基层吧:谁生下来就是圣人?人都是在不断的犯错、纠错中,慢慢成长起来的。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最后,战友平安度过一劫,派出所也得出一个结论:我们不能改变世界,我们只能改变自己,从此之后,为了枪枪打腿······

胸环靶······变成了······裤裆靶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我想,六哥已经通过这部韩国的电视剧把中国警察不敢用枪的问题解释的非常清楚了吧。

王所长和辅警兄弟走了,是为了保护群众走的,是两位英雄,他们本不应该饱受非议和侮辱!

今天,请所有的一线警察,再最后送他们一程!

英雄!一路走好!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王所长为什么不打光所有的子弹?》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