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警二十多年的四点感受

2023年1月10日 39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很久没有登录公号的后台,上来看到了一堆朋友们的留言,六哥在此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关爱。在这些留言中,看到了一名上班一年和上班四年的派出所“新警”在同一天大致相似内容的留言,一个说自己的师父要调离了,今后无人指导心中有莫名的恐慌,一个说面对派出所复杂纷繁的工作和严苛的追责已经不知道如何在派出所开展工作了,两人都希望六哥能给一些好的建议让自己好好的“活下去”。

困难是弹簧,你弱它就强,对于未知的未发生的困难,六哥个人认为没必要“预热”般的先担心起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解决好当下发生的每一件事并坚定的继续走下去,一段时间后你回望自己走过的路,你会发现你自己是个平凡的英雄!

另外六哥工作以后始终最坚信并坚持的一句话就是——人,一定要靠自己!这世界上不会有谁像自己的父母一样无私的一辈子的帮助自己,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身上,包括对你友善的人和对你不友善的人,那会让自己丧失主宰自己命运的主动权,好运的天平并不会因你的“躺平”而向你倾斜,恰恰相反,机会、好运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万事求人不如求己,自己掌握了方法、思路和理念,自己强大了,全世界的困难都会给你让路,今后的人生尽是坦途。

六哥现在还不适合“长篇大论”,不过我确实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说了说我对于工作的四点感受,今天再发出来供“新警”参考,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不对之处,留言区大家批评指正。

如果你是警察而且是一个实事求是的警察,你一定会知道,现在的一线警察、特别是派出所的警察每天工作步步是雷、处处是坑,稍有不慎就会“歪坑、炸雷”,作为逃不出派出所这个食物链最底层的我们,回避是没有用的,六哥想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谈谈从警二十多年的四点感受,有不同看法,大家可以评论区留言。

一、无为而治

六哥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每个人都有吃屎的权利。”我们的个别领导有时真的很可笑,天天让一线热脸去贴个冷屁股的对群众做工作说“都是为了你好”,到头来无人领情反遭嫌弃。

一个好的政府应该是“无为,而无不为”,做的任何工作都不要让群众有“突兀感”,在群众没有触及底线的时候,尽量不要让他们感觉到我们的存在,所以,六哥喜欢做的事就是“无为而治、如你所愿”。

曾经有一次值班的深夜,有一位女同志报警称自己的丈夫要掐死自己,电话打过去,女同志气定神闲的说:“你们得来抓他呀,他说他要掐死我,万一我真死了,怎么办呀。”干了20年警察了,一听就是两口子闹气,找不到第三方发泄人,就找警察来求关注。六哥电话里询问她是否想要警察处罚她的丈夫,对方非常坚定的答复是。

出警后,让我们大吃一惊,男的老实到懦弱,他之所以用手掐了女的脖子一下,是因为女的嫌弃男的炒菜放油太多,打了男的一耳光。当着警察的面,男的又被女的抽了一个耳光,男的竟说没什么事,女的倒是来劲了:“说了你多少年了,你改吗?你哪次炒菜放油少了?”

如果是官方,是不是又该让一线警察极尽居委会大妈之风范,笑脸相劝,苦口婆心了?或许,这位报警的女同志也是这么想,她也在等这个。

不过,六哥是一个喜欢“如你所愿”的人,经过简单询问之后,告知双方,因为双方都动手打人了,需要都带回派出所每人做一份笔录,因为双方动手情节非常轻微,对双方的处罚一般都会裁决罚款,随后两人就能回家,但是两人因此都会“背上前科”。随后六哥又告诉他们:“你们的孩子正在上初中,你俩背上前科,这种轻微的处罚将来会不会影响你孩子的参军及公务员政审我不清楚,给你们五分钟考虑,如果你们双方没有意见,也愿意承受这样的风险,就跟我回派出所接受处罚。”

报警的女人没有一个能哄她的丈夫,或许本以为能盼来一个哄她的警察,却没想到来了一个“我X,无情”的,说了一句:“我都是为了孩子,算了。”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当你真的让他去干什么事了,他反而不去做了。六哥就喜欢什么都“无为而治”,在法律的框架内,你想调解,我不强拘(黑恶势力及欺人太甚的除外;你想拘留,我不调解,当然,程序一旦启动了,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二、能拘尽拘

每当听到有人说“调解”是化解矛盾纠纷的“利器”时,六哥都会偷笑,能说这句话的人,一定是没有实践经验活在真空中纸上谈兵的人。理论上说,调解,应该最能化解矛盾的,理论上也说,抗生素最能治疗皮肤瘙痒,是的,当时确实不痒了,之后呢?永远不会再痒了吗?皮肤产生的抗药性和角质增厚这笔账应该算在谁头上呢?

就像上一段说的,双方求着你去调解的,我们应该遵从双方的意愿,但是,双方并无强烈意愿的调解,特别是我们为了省事而去的努力“做工作”的调解,是一线警察留给自己最大的隐患。

有人会说,处罚很累,处罚很麻烦,是的,没错,但这不应该成为自己选择“轻松工作”的理由和借口,因为,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人生都是单行线,永远找不到的药是后悔药。

不是六哥危言耸听,我的一位警校同学,在多年前处理的一起案件中,因为报警人和嫌疑人私下达成了调解,而我同学又觉得他们已经私下和解了,就没有叫双方来派出所完善调解手续,多年过去了,嫌疑人因为其他的事被抓了进去,而这件过去了多年的事又被翻了出来,并被某部门扣上了“保护伞”的帽子,冤吗?冤!能翻盘吗?不能!哑巴吃黄连,这就是把命运交到了别人的手中,输的窝心。我的同学随后被给了处分,这件事前前后后影响了他整整两年,一向工作干的很好的他,也不出意外的错过了很多他本不该错过的东西。如果他当年不见两人的亲笔调解书坚持处罚呢?

六哥也常说过一句话:“调解,无论你多么的公平,在当事人的眼里,永远都是对方托了你的关系。”而且,调解,也只能解决一般的陌路人的碰脚撞背的小事,根本解决不了根深蒂固的长久矛盾。

本所辖区有两个楼上楼下的邻居,双方在日常生活中摩擦不断,半年内民警出警四十余次,每次都调解,每次调解完过几天又冲突,最终,双方因为互殴和损坏财物落到了六哥所在的班组,恰逢六哥班组的人都是犟驴,别人不敢碰的我们戳,最终我们顶着压力,将双方全部裁决拘留,之后,双方再无战事,甚至远远见面都绕道而行。

还有一家人,与楼下十年矛盾,派出所、居委会调了十年都都调不好双方,而且他们已经得了“你办事处、派出所来哄我是应该的”公主病了,最终一天双方因琐事群体互殴,造成一个轻伤,三个轻微伤,能判刑的全部判刑,能拘留的全部拘留,一年后,双方出狱,不仅双方再也没有战事,一方甚至为了“躲避晦气”,直接卖了房子,重新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

事情就是这么奇怪,本以为拘留、判刑会让双方矛盾加剧,引发更大的冲突,但谁也没想到,仅仅就是个拘留,就让双方都学会了“敬畏法律”,而且,裁决拘留,永远不会有人说你有私心,层层审批,也绝不会让你多年后“有责任”。

三、唯法为大

多年前,六哥向一位副局长汇报一个案子,我们的意见是十日以上拘留并处罚款,这位副局长不熟悉法律,随口说了句改成裁决“7日拘留”。当大家面面相觑都敢不说话的时候,我说了:“局长,法律规定的是五日以下拘留或者十日以上拘留,没有规定可以裁决七日,如果裁决拘留七日,对方诉讼,我们绝对败诉。”虽然当时局长略显尴尬,但六哥觉得他的心里会感激我的,不然如果对方真的诉讼,他必然会因这个法律根本没有规定的“七日”,而把人丢到外面去,败诉的追责另算。

所以,六哥在出警和办案子上从来不管什么局长怎么说、处长怎么看,我只提前看看看法条怎么说,再强大的行政命令,只要违法,在网络舆论的大潮前,都是不堪一击,一线想活命,就要严格遵守法律,唯法是从,而不是唯命是从

前些年,某平台给六哥推送“训诫”的指令,“训诫”是什么,很多人会淡忘,但是互联网是有记忆的,最终“各级各部门”只是一个副所长和一个民警······平台不停的催,要求2小时内反馈,指令,我等一线警务人员是不能违抗的,但是,工作是可以变通做好的,干嘛非要对立的“你死我活”的去对方家里被人录像将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聊聊家常不好吗?无论是电话聊天还是见面聊天,没必要非黑即白的对抗,听听对方的要求,聊聊自己的想法,简单提提不要采取极端方式,“冷冰冰的硬要求”也就都温和的说出来了,工作也就完成了,“依法妥善处置”六个字中,“依法”是范围前提,“妥善”是具体要求,“处置”是最终结果,孰轻孰重?出了问题后,又是孰轻孰重?

这么多年过去了,太多的现实让我认清,出了事跑得最快的,往往都不是我自己,所以,六哥我只相信“法”,只要我依法行事,再大的风雨我都没必要“跑”,没人敢说我做的是错的。

四、处处留证

六哥多年不用苹果手机,因为我总是有一个“毛病”——喜欢电话录音,而就是这个毛病,曾多次救了我一命。

一个涉黑的案子,当年六哥顶住一切压力把人刑拘了,结果检察院认为“没有逮捕必要”,只能办理了取保候审,随后又将案件移诉,检察院认为“情节轻微”,下达了不起诉文书。六哥对这个案子满腔的怒火,因为时间的久远而逐渐消退。四年过去了,就在我刚刚要忘了此事的时候,某委的同志来找我,问我“为何不处理”。六哥在想:“为何不处理”?这个问题,你该问我吗?

俗话说“手里有粮、心里不慌”,六哥微笑着对工作人员说:“这是4年前的案子了,你想听听当年不批捕后,我质问我关系最好的检察官的录音吗?我想,这段录音的里话应该算是我对这个案子不批捕的态度了吧。”然后,案卷被复印走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相信,我又渡劫了。

还有一次,某个上级的上级的上级气势汹汹的来质问我一个3年前的案子,当他们召集了一屋子人让我一个最基层的汇报、想听听当年我的工作时,六哥觉得这不是一个汇报会,而是一个蓄谋已久的批斗会。会议的开场白短短几句,六哥就已经嗅出这准备要“枪毙”我的浓浓的火药味。不过,六哥是从来没有怯过场的,我深信自己经手的每一起案子都能经得起“复盘”的挑刺的推敲,当然,我也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毕竟嘴炮赢不了最终的“战斗”。

十五分钟,六哥把整个案子从我们如何主动发现到穷尽所有工作的经过平铺直叙出来,同时展示了六哥当时向各个上级、各个部门汇报请示的截图等证据,我相信,任何人听后都会评价几个字——你尽力了!汇报过后,“主办方”没有了刚开场的“锐气”,平静的说:“听了你的汇报,感觉派出所的同志真的是主动作为,而且用尽了各种办法,在这件案子的处理上,他们(做法)堪称一个典范了。”

六哥虚心地点头微笑致意并称是上级指导的好,我说这话是违心的,当然,他说那话也是违心的,不过,能通过自己的工作留痕让他说出这样违心的话,能通过自己的工作留痕让一个来找茬的人开始默默的、内心焦虑的反思他这一级在这件事上有没有责任了,我觉得,我成功了。

每击退一次“冲锋”,靠的不是跪舔退让,而是靠自己手里积攒的“弹药”,只有“你赢了”,你才有“谈判”的资本。


一线,每天都是在过独木桥,我们之所以选择不离开,那是因为我们对这份必须要有人去做的工作爱得深沉。既然已经站在了桥上无路可退,那就要看好两边的深渊,保持好平衡,坚定的走下去!兄弟们,加油!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从警二十多年的四点感受

潜行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