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第一秘”李真

2021年11月3日 30820点热度 43人点赞 0条评论

来源:搜狐

2003年10月9日上午,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唐山对李真受贿、贪污一案公开宣判:依法裁定驳回李真上诉,维持一审对李真的死刑判决。至此,曾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河北第一秘”李真经济犯罪案件,完成了终审判决。

李真是如何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的?其特大经济犯罪案件是如何查办的?笔者就此进行了深入采访。

(一)

1998年,省纪委对张家口卷烟厂厂长李国庭特大经济犯罪案开始立案调查,鉴于该案涉及有关河北政界的经济犯罪,该案被列为中纪委重点关注的案件。

1999年3月18日,畏罪潜逃的李国庭在天津被抓捕归案。中纪委迅速派人奔赴河北,协助省纪委开展调查,并加大了对李国庭的审讯力度。在经过长达3个月的审讯和政策攻心后,2000年2月6日,李国庭终于“吐”出一枚重磅炸弹:省国家税务局局长李真曾在纳税方面给烟厂以照顾;1995年至1996年期间,李真的妻子杨某赴新加坡学习之前,曾向其索要10万美元,李国庭向个体烟贩闫满常索要5万美元送给了李真。经调查,李国庭的交待属实,李真显然已涉嫌受贿犯罪。

事实上,近年来,中央纪委、国务院信访局乃至中央主要领导都相继收到过反映李真劣迹的举报信件:

———1995年1月28日,一封署名为“群众”的来信,反映河北省委办公厅秘书李真收受他人一部日产凌志400型黑色豪华轿车和为其妻杨某非法办理新加坡移民手续问题。

———1995年4月13日,一封署名为河北省委“部分干部”的来信,再次反映李真收受他人一部走私日本高级轿车和用巨款为其妻杨某办理向新加坡移民手续问题。同时反映李真在生活上极不检点和收受他人贿赂等问题。

————1995年5月底,张家口市一位群众向中纪委反映,身为河北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的李真,伙同省政府副秘书长兼驻京办主任王福友,自1993年以来先后从张家口卷烟厂厂长李国庭手中批条子26张,倒卖香烟,从中牟取暴利,并帮助李国庭活动成河北省劳动模范等情况。

……

多行不义必自毙。

2000年2月17日上午9时,中纪委领导在听取了办案人员有关李国庭交待李真涉嫌受贿问题的汇报后,果断决定:商请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李真受贿问题立案侦查。

2000年2月23日,中央纪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决定,组成联合专案组,对李真涉嫌经济犯罪案件进行全面调查。

专案组决定,先依据中国共产党查办党员干部违法违纪案件的有关规定,对李真先行采取“两规”措施。

(二)

那么,李真究竟是何许人也?

李真,祖籍山西大同,1962年5月29日出生在塞外山城张家口市一个干部家庭。1979年9月中学毕业后考入了张家口柴沟堡师范学校,两年后被分配到涿鹿县某中学担任物理教员。李真厌倦枯燥无味的教师工作,后在家人的帮助下,于1982年3月调入张家口市某研究所,后又成为张家口市计委的一名干部。

由于人际关系的紧张,李真无法在计委工作下去,1988年,李真调入了张家口市油漆厂。

为了在仕途上能够尽快腾飞,李真通过关系伪造了干部档案:本来自己是个预备党员,却摇身一变成了正式党员;行政职级本来是个科员,但干部履历表职务一栏里却变成了正科级。

1989年7月,李真如愿以偿地调入了省企业投资总公司。1年零4个月后,他又一跃而成为某副省长的秘书,半年后升任副处级秘书。1992年6月,李真又改任省政府办公厅秘书,同年12月升任正处级秘书。1993年6月,改任省委办公厅秘书,1994年12月被任命为省委办公厅副主任。从调入石家庄到1994年12月的5年时间里,李真职位频频升迁,速度之快在政界实属罕见。

就在中纪委领导频频接到群众的举报时,李真在河北政坛上却春风得意:1995年12月,李真被任命为省国家税务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1997年5月,李真升任省国家税务局局长。1999年,李真又凭着特殊的“背景”和虚假的政绩,成了国家税务总局和省人民政府的双料后备干部。

(三)

自己酿就的灾祸终究躲不过去。早在几年前中纪委对李真的问题进行外围调查时,李真就有所察觉。特别是1999年底到2000年初,他开始把大量的钱物向境外转移。

李真觉得,可能是信用卡出了问题。

1994年初,李真让秦皇岛市中兴电子有限公司经理张铁桥为他用“韩叙”的假名办了一张银行卡,并在卡上打了1万元。以后,李真打电话让张铁桥陆续往卡上续款。到1999年3月风声紧了,李真也当了省国家税务局局长,就把那张卡还给了张。到了1999年8月,外面的风声越来越紧,李真把张铁桥叫到石家庄问那张卡是怎么办的。当得知张办的是公司卡,财务上还有账时便破口大骂,几天后忙着还了钱,并让张铁桥授意公司的财务人员按他说的日期打了收据,还与张订下了"攻守同盟"。

这时候,中纪委办案人员已经在北京有关商场、饭店、银行,从数万张账单中查到了李真收受他人3张信用卡用于个人消费的证据。

2000年3月1日上午,李真接到去省委开会的通知。

下午3时50分,李真赶到了省委。当他走进开会地点的时候,几个早已等候在此的陌生人站起身来,省里一位领导向他介绍来者:这是中纪委的同志,他们有事要同你谈。一瞬间,李真的大脑里出现了几秒钟的空白,他知道,自己早已恐惧而又设法躲避的那一刻终于来了!

(四)

在远离石家庄闹市的某培训基地,已被执行“两规”的李真表现得很无所谓。他向办案人员“推心置腹”地说:“这几年我在工作上存在着一些问题,工作方式不讲究,平时批评人过于严厉,得罪了一些人,有时候碍于情面也收受过一些土特产和小礼品,这些问题在去年‘三讲’期间我都跟有关领导讲清了。但出格的事儿我不会做,像我这样年轻的干部,我会为自己负责!”

一连几天,办案人员与李真的谈话,他都作类似的答复。为了表明自己内心坦荡,他同陪护人员谈笑风生,表情显得极为平静。他自认为自己的事情大都是和铁杆朋友一起所为,知情者甚少,中纪委不会掌握到直接证据。他也幻想着,他平时交往甚密的人,甚至个别领导会向他伸出援助之手。

主攻不下打外围,办案人员有着丰富的办案经验。专案组领导根据掌握的各方面情况,很快对突破李真的外围人员作出部署,并对涉案对象的情况进行了详细分析:

1号人物卢鹰,河北大野集团总裁。据掌握的情况,他曾为李真办过信用卡,并向李真行贿;

2号人物李某,女,李真中学时的同学,与李真关系暧昧,秦皇岛市某政法部门"下海"人员;

3号人物赵伟,原省人民政府驻京办事处商品部经理,曾因倒卖香烟和李真关系密切;

4号人物张铁桥,秦皇岛市中兴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此人通过其哥张铁梦(河北省企业投资公司总经理)和李真相识,并为其办理过银行信用卡;

5号人物孙某某,保定市某县常务副县长,此人为了职位上的升迁,曾送给过李真一台价值近4万元的按摩椅。上述人员除与李真保持着不正当的经济往来外,专案组还掌握了他们各自经济犯罪行为的线索。

于是,几乎在同一时间,专案组调集办案高手,兵分五路,分别开始对上述人员进行抓捕。

3月4日晚7时许,1号人物卢鹰潜回到老家镇江市不到半天,即在一小酒馆被公安干警抓获。专案组很快查明:卢鹰贪污公款210万元人民币和83万美元。为了减轻罪责,卢鹰不得不交待出给李真办理信用卡和向李真行贿10万元人民币的犯罪事实。此后,他还陆续交待了李真的一些经济犯罪线索,为突破李真防线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2号人物李某是本案的一个关键人物,她可以说是李真最为信任的人。就在李真被"两规"的同时,李某也闻风而逃。根据有限的线索,经过多方努力和秘密查找,办案人员终于在东北某地将李某抓获,为专案的全面突破奠定了重要基础。

3号人物赵伟、4号人物张铁桥等也分别被抓获。经过突审和斗智,

赵伟交待了通过李真找李国庭批烟,在牟取非法利益的同时,向李真行贿60多万元的犯罪事实。张铁桥交待了自己给李真办理过化名"韩叙"的长城卡,用此卡李真先后消费了99000元;以及替李真保管200万元政治资金的事实。根据供述,专案组迅速派员赶赴大连市某银行,在保险箱里提到了这笔资金,同时也抓住了李真经济犯罪的直接证据。

(五)

就在专案组集中兵力紧锣密鼓地开展外围侦查的时候,被"两规"的李真依然是傲气十足,拒不交代任何问题。

2000年3月30日下午,专案组领导在"两规"李真的地点,向李真宣布了省人民检察院的逮捕决定。此举使李真的内心受到了强烈震撼,但在表面上他仍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顽强地抗拒着办案人员对他的审讯。

为了取得充分证据、用铁的事实证实李真的犯罪行为,专案组研究决定,对已取得的涉及李真经济犯罪所有线索全面开展调查。于是,包括省国家税务局副局长潘景山、省建委副主任李山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王福友、省交通厅副厅长张健等一个个贪官,被相继收入法网。随着这些人员的相继被突破,又一大批证实李真经济犯罪事实的证据被专案组所掌握,最后突破李真心理防线的时机已经成熟。

经过一次又一次较量,在铁面无情的党纪国法的震慑下,李真的心理防线开始瓦解。此时,已是2000年6月17日下午18时。

(六)

李真的交待不仅证实了自己的犯罪行为,也揭开了一桩桩隐藏在河北政界的腐败分子经济犯罪大案的内幕。

最早露出水面的是李真的经济和政治盟友--原省政府秘书吴庆五。吴庆五,江苏省南京市人,1990年任省政府办公厅秘书,1991年11月任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李真到省政府办公厅当秘书时,吴庆五已先他几个月从外省来到省政府办公厅。李真极力讨好、拉拢吴庆五,主动向他透露了所谓河北政界的许多内幕,还谎称自己父亲是老红军,义父是高干,自己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中央办公厅,到河北是来搞基层锻炼的,以此赢得了吴庆五的信任。

1993年8月,吴庆五正式辞去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一职,下海经商。弃政时,吴庆五推荐李真顶替了自己的位置。当上省委办公厅秘书刚刚半年,李真就伙同吴庆五、东方租赁公司河北办事处主任的张铁梦,利用外汇价格"双轨制"的漏洞,侵吞国有资财2000万元人民币。

在此后的几年里,李真利用职务之便,为吴庆五侵吞国有资产大开方便之门,使数以千万计的国有资产在他们精心策划下流入个人私囊。

随着职务的升迁,伴之而来的是不择手段的攫取,从李真就任省委办公厅秘书到被"两规"的7年间,他利用职务之便,大肆索取、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14万余元;伙同他人侵吞中国东方租赁公司河北办事处人民币、中兴电子有限公司和尼瓦利斯有限公司股份,共计折合人民币2967万多元,李真从中分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70万余元。其涉案犯罪数额之巨大,居建国以来河北党政领导干部贪污受贿犯罪数额之冠。

2000年9月14日,吴庆五被抓获归案;2000年12月19日,石家庄市市委副书记、市长张二辰因涉嫌受贿、行贿、贪污被依法逮捕……

据了解,根据李真一案牵扯出的线索,专案组在长达2年零8个月的时间里,共查处经济犯罪案件47件,涉及47人,其中厅级干部8人,处级干部14人。

2002年6月,李真等人受贿、贪污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指定管辖,由唐山、石家庄、邢台、衡水、廊坊、张家口等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抚宁县人民法院分别开庭审理。

2002年8月30日,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李真经济犯罪案作出一审判决:依法判处李真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河北第一秘”李真可左右官员升迁
2001年12月,被称为“河北第一秘”的河北省国税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李真(左二),被依法逮捕。李真数年间通过职务之便先后收受贿赂、非法占有公私财物、收受贵重物品等,共计折合人民币1051.09万元。)

“河北第一秘”李真可左右官员升迁

前述国家某部委领导秘书对记者说,高层领导秘书的能量远没有外界所说的那么大。“我们不可能代替领导做决定。比如有人来京拜访领导,我们都是先汇报,见还是不见,都是领导自己决定。如果该见的没见到,不该见的反被我们引见了,那么就会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时间长了就是拿自己的仕途冒险”。

中纪委原书记吴官正退休后曾发表《闲来笔潭》一书。书中有吴官正爱人写的一篇文章,透露了吴官正狠批秘书的一件小事。

吴官正在江西工作时,到筷子厂视察,临走时,厂里拿了四扎筷子(一扎十双)给秘书,秘书实在推辞不了,把筷子放进包里。不料被站在远处的吴官正看见了,“你拿了什么东西?赶快送回去。”秘书挨了一顿狠批。

对于秘书的操守,1986年的“规定”要求,“秘书工作人员协助领导同志处理问题,必须实事求是,公道正派。秘书工作人员不得违背组织原则插手人事问题。要维护领导机关之间和领导同志之间的团结,不得传播、泄露领导同志讨论工作过程中的各种意见和尚未正式作出决定的问题”。

但与国家高层领导对秘书的严格要求相比,一些地方领导的秘书不仅表现得有所依仗、有恃无恐,甚至成为“权力掮客”“贪腐掮客”。

最典型的是“河北第一秘”李真。《半月谈》曾撰文指出,李真可“分享”时任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的决策权,有能力左右河北省官员的升迁,甚至涉及省级干部的升迁。有位老干部揭露,李真在位时,让谁当厅级干部,写个条子就能解决;让谁当处长,打个电话就行。

不少落马秘书都是“贪腐掮客”。如成克杰的秘书周宁邦。央视《新闻调查》曾披露,当年,成克杰和李平的不正当关系被成克杰的爱人发觉后,周宁邦安排二人在自己的车里密谈,商量各自离婚后再结婚的问题。周宁邦还为李平出谋划策,“现在结婚不现实,没有什么经济基础,不如趁成克杰在位时赚些钱,为将来的生活打好基础。”

为个人谋取私利的秘书更不在少数。新华网的报道指出,深圳市原副市长王炬,他将两个原秘书蔡建辉和张焱分别安排到了深圳市规划国土局规划处处长、深圳市政府办公厅正处级干部岗位。以他为靠山,二人为开发商审批“排除障碍”,收取“关照费”。

还有王宝森秘书闫振利,《领导科学》的文章指出,他曾以私人名义从北京市海淀区财政局拿走20万元的支票,说“到时候由市财政局还”。

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秘书、司机等“身边人”在近几年的反腐斗争中逐渐暴露出来。“落马官员”走向贪污腐败之路,往往离不开“身边人”的影子。

对此,刑法曾专门进行修改:将受贿罪的适用范围从现职国家工作人员扩大到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及与其关系密切的人。

2003年10月9日上午,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唐山对李真受贿、贪污一案公开宣判:依法裁定驳回李真上诉,维持一审对李真的死刑判决。至此,曾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河北第一秘”李真经济犯罪案件,完成了终审判决。

李真是如何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的?其特大经济犯罪案件是如何查办的?笔者就此进行了深入采访。

潜行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