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少女惨遭奸杀,真凶居然还当起了举报人|中国大案纪实

2022年1月25日 674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1992年7月28日,山东邹平县一位19岁的农村姑娘在地里干活时被人奸杀。

很快,就有人到破案组举报,说他知道凶手是谁,接到举报后,警方很快将凶手逮捕,此案也很快被破获,破案组的人员也都松了一口气。可一位老刑警却认为案件并没有那么简单,认为凶手就是举报人,并随即对其展开调查,结果正如其所料……公安干警办案旧照(非本案图片)

一、玉米地里发现少女尸体

1992年7月31日中午,山东省邹平县孙镇乡腰庄村村民刘伟华来到自家的责任田里浇地,他发现玉米地深处有十几株玉米被人铲倒了,并且被铲倒玉米的区域内的土质特别疏松,像是被人翻动过一样。他好奇地上前用手扒了扒,没想到这一扒不当紧,他瞬间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一只手骇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瞬间被吓得大惊失色,好长时间才缓过神来。之后,他壮着胆子继续往下扒了扒,随着土一点一点地被挖掉,一具完整的女尸呈现在面前。此时,他突然想起本村19岁的姑娘刘春红失踪的事情来,于是就想这会不会就是刘春红呢?原来在7月28日早晨,本村19岁的姑娘刘春红骑着自行车到自家玉米地里去锄草,可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却没有回家。家里人开始惦记她,于是就到地里去找,可并没有发现她的任何踪影。家人开始着急地四处寻找,邻居们听说后也加入了寻找的行列,但是就这样找了两天,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但刘春红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点消息都没有,刘春红就这样神秘地失踪了。刘伟华怀疑这具女尸就是刘春红,但他不敢确认,于是就匆匆忙忙地跑到了刘春红的家里,将在玉米地里发现女尸的消息告诉了刘春红的家人,让他们赶快去玉米地里辨认。刘春红的家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一下子全都绷紧了,他们不想相信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但当刘春红的姐姐到地里辨认以后,发现正是妹妹刘春红,看到这一幕,她差点晕了过去,随即号啕大哭,之后赶紧去派出所报了案。孙镇乡派出所接到报案以后,迅速将此情况报告给邹平县公安局,接到报告之后,邹平县公安局迅速组织50多名干警赶往现场。同时邹平县公安局也将情况报告给了当时的滨州地区公安部门,地区公安部门接到报告后,也迅速带领法医以及痕迹检测技术人员赶到了现场。到达现场之后,办案人员迅速展开勘查现场与检验尸体的工作。通过勘察现场发现,尸体埋在刘伟华家的玉米地里,这里与刘春红家的玉米地相距也就60米左右。中心现场除了掩埋尸体的地方有几十株玉米被铲倒外,并没有发现其他玉米倒伏和搏斗的痕迹。但是由于家属和围观群众事先已多次进入现场,导致现场被破坏严重,因此在初步勘查时,并未提取到任何有效的犯罪痕迹物证。法医在对尸体进行尸检后发现,死者舌骨骨折,头部和大腿内侧有轻度表皮脱落和皮下出血,有强奸迹象。初步认定,死者的死因是被人勒颈窒息死亡,因为天气炎热,尸体已出现腐败现象。经过现场勘查发现,玉米地并非第一杀人现场,而是刘春红被人强奸杀害后转移到这里来了。侦破工作也随即展开。公安干警分析案情旧照(非本案)

二、有人举报凶手,使案件很快破获

就在办案人员对现场勘查的同时,紧张有序地调查走访工作也在村里迅速展开。经过对村民的走访得知,今年19岁的刘春红,是村里出了名的好闺女,不仅人长得俊俏,而且勤劳朴实,在村里没人不夸的。刘春红人好,善良,在村里尊老爱幼,她的无辜被杀,也激起了村民们极度愤慨,纷纷要求公安干警们尽快抓住凶手,为刘春红姑娘报仇雪恨。村干部更是向办案的公安干警们表示,想查谁问谁,保证随叫随到,哪怕是外出的村民,只要想查想问,都可以随时叫回来。面对村民们如此高的热情,四十多名公安干警随即投入了逐户逐人排查的工作当中,重点排查有无流氓行为,并且与刘春红有恋爱关系或有矛盾的人员。而就在公安干警们顶着烈日,冒着酷暑紧张地排查时,突然有一个叫曲秀军的青年找到了破案组,他自称见到了杀害刘春红的凶手。据他说,7月28日上午8点多,他下地干活,他家的责任田与刘春红的地相邻,干到8点半左右,他忽然发现高青县沙高村的50多岁的高某,正在刘春红家的玉米地里穿衣服,旁边正躺着刘春红的尸体。他感到不妙,正准备跑出去叫人,却被高某窜上来一把抓住威胁说:“我有3个儿子,你要声张出去,我非死不可,我三个儿子就找你算账!”在高某的威逼下,曲秀军不得不用用铁锹把刘春红的尸体埋到了自家地里。完事之后,高某还给了他50元钱,并答应稍后再给他250元作为答谢。7月29日夜,认为将尸体埋在自家地里很不妥的曲秀军,又悄悄来到自家的玉米地里,将尸体重新挖出,然后又埋到了刘伟华家的玉米地里。他表示,今天见公安局来了这么多人破案,并且对每个人的事查得都很详细,他害怕杀人的罪名落到自己头上,因此才向公安机关检举的。随后,为了表示他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曲秀军还专门将高某给他的50元钱,交给了破案组。曲秀军的举报,让警方非常重视,也非常欣喜,没想到辛苦排查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任何线索的案件,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地就给破了。破案组立即决定抓捕高某,然后对其进行查证工作。当村民的获悉杀害刘春红的凶手被抓以后,纷纷要求严办凶手,为刘春红姑娘报仇。案子破了,凶手也抓住了,案件似乎就此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但随着一名老刑警的反向判断,案情也迅速反转。三、一名老刑警的反向判断,让警方迅速揪出真凶案子破了以后,负责办案的同志将案发现场以及曲秀军指认犯罪的情况向上级作了汇报,本以为这样就可以完整结案了,没想到一名有着30多年刑侦经验的老刑警郭奉明却提出了一个截然相反的意见。郭奉明认真地听完汇报之后,开始对曲秀军进行了怀疑。据了解,曲秀军,三十岁,未婚,家境贫穷,据群众反映,此人平时在村里的表现非常一般。据此人自己说,在案发时,他正在与刘春红相邻的责任田里干活。郭奉明听完介绍,随即思考了一会,随后他立即给正在现场办案的邹平县公安局负责同志打了一个电话,将自己对此案的三点意见向对方做了阐述。首先,他的第一条意见就直接表明了曲秀军很可能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并建议对其立即严密控制。其次,他建议现场公安干警再次对第一现场进行细致入微的勘查,看是否能够提取到有效的痕迹物证。第三,不能因为曲秀军的举报,就放松对此案的侦破,对于嫌疑人高某,要进行详细调查,一定要查清案发当天他的一切活动轨迹。说白了,郭奉明的意见就一点,绝不放过任何细节,哪怕高某就是行凶人,也要找出铁证,不然此案就不能算是告破。如果因此而冤枉了一个好人,那这将是刑事侦查工作最大的耻辱。但是对于郭奉明的意见,很多在场的公安干警有些不理解,认为案件已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为什么郭奉明同志却在此时提出这么突然的结论呢,于是大家都问他做出三点意见根据是什么?郭奉明却不慌不忙地给了大家两个反问:一、一个50多岁的人杀人以后被发现,竟不心虚逃走,反而抓住一个30多岁的青年威胁,这可能吗?二、曲秀军帮高某埋尸移尸可信吗?当时公安人员委托村干部找村民帮助埋尸体时,一般群众还不愿意干,而曲秀军却为了300块钱就帮杀人犯两次移尸埋尸,这合乎情理吗?郭奉明的一席话,让大家恍然大悟,直到这时,公安干警才发现,曲秀军在举报时所说的话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很快, 破案组就对曲秀军的活动情况进行了调查,据查:7月28日,曲秀军上午8点下地干活,8点半左右有人见他骑一辆自行车,神色慌张地向西跑去,车后座上还有一把锄头。而据刘春红的哥哥证实,嫌疑人高某在7月28日这一天,从早上7点就和自己在一块在集上卖桃,两人一上午都在一起,期间从未分开过,也就是说高某没有作案时间。这就更加验证曲秀军在举报时说谎了,同时他的嫌疑也在一步步增大。警察出警(非本案)

四、真正的凶手

8月1日,警方决定对曲秀军进行突审,面对审讯人员的凌厉攻势,曲秀军害怕了,但他还想侥幸蒙混过关,他向审讯人员交代说,他在高某走了以后又奸了尸,还表示他有罪,但他死活咬定人不是他杀的。但是,警方已经查实,曲秀军所说的高某并没有作案时间,也就是说高某并不是凶手,此时的曲秀军还在编造。见曲秀军依然不愿老实交代,审讯人员便提出让高某来与他对质,没想到一听到高某要来,曲秀军瞬间慌了,最终不得不被迫交代了他奸杀刘春红的犯罪事实。曲秀军在村里一直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懒汉二流子形象,他好吃懒做,30岁了还过得吊儿郎当,连个媳妇儿都没有娶上,整天就知道混日子。7月28日这天早上,他晃晃悠悠地来到自家责任田里干活,可是刚干一会他就不想干了,于是就在自家的田埂上坐着休息。此时,他见刘春红正在地里锄草,看着刘春红苗条的身材,曲秀军瞬间起了歹意。他笑眯眯地走到刘春红的面前和她搭讪,刘春红见他不怀好意,扛起锄头就要走。谁知,此时的曲秀军猛然扑上去,掐住了刘春红的脖子,很快将她掐晕,之后便把她拖到玉米地里强奸了。事后,他害怕刘春红醒来之后会告他,到时不仅他在村里抬不起头,可能还会坐牢。想到这里,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竟活活地将刘春红掐死了。掐死刘春红之后,他将尸体埋到了自己家的玉米地里,上午8点半左右,埋完尸体的曲秀军骑着自行车急急忙忙地回了家。回到家之后,他害怕尸体埋在自家玉米地里会被发现,于是就想嫁祸于人,7月29日夜里,他又悄悄地来到了自家玉米地里,挖出尸体,然后又将尸体移到了刘伟华家的玉米地里埋了起来。当警方到达村里的时候,他知道他逃离现场时,有几个人看见了他,怕公安局会怀疑到他的头上来,于是就使了一计,便贼喊捉贼地向破案组举报说是高某杀了刘春红,没想到这一招被老刑警一眼识破。事后根据曲秀军的交代,警方很快从玉米地西边的河里捞出了刘春红的自行车、锄头以及部分衣物,至此人赃俱获,真凶被彻底地挖了出来。很快,曲秀军就被执行了死刑,他的死也告慰了被杀害的刘春红姑娘。

潜行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