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见,90后试用期公务员被查!涉严重违法

2022年8月3日 326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来源:清廉西吉

7月29日,宁夏西吉县纪委发布一则通报《西吉县什字乡干部杨青宝涉嫌严重违法接受监察调查》,引发广泛关注。

西吉县什字乡干部杨青宝涉嫌严重违法,目前正在接受西吉县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

杨青宝简历:

杨青宝,男,回族,1993年6月出生,宁夏西吉县人,2017年9月参加工作,大学学历。

2017.09—2019.08   西吉县白崖乡政府“三支一扶”人员

2019.08—2019.10   在家待业

2019.10—2021.08   西吉县火石寨乡民生服务中心干部

2021年8月至今         西吉县什字乡政府试用期公务员

近年来,不少地方均出现了90后公职人员贪腐案例。一位纪委监委办案人员说,从他亲手查办和了解的一些案例看,一些年轻公职人员贪腐的背后,往往涉及网络赌博、网络游戏等问题。“他们涉世未深、超前消费、爱慕虚荣的特点比较鲜明”。

2022年1月19日,电视专题片《零容忍》第5集《永远在路上》,报道了安徽滁州不动产登记中心聘用人员张雨杰的贪腐案。

2016年到2019年三年多时间里,张雨杰陆续侵吞公款400多次,总金额达6900多万元。

和传统腐败案件相比,作为95后的张雨杰涉案的财物显得比较特别,不是房啊车啊的那些,而有许多游戏设备。

张雨杰花在游戏上的钱还只是少数,他把大部分赃款,都花在了高端消费上。

他先后为三位女朋友购买了奢华服饰、手表和首饰等等。

此外,他还和女友到各地旅游,10万元/晚的海底套房一住就是4晚(网友考证:可能是三亚的亚特兰蒂斯波塞冬套房,最高108888一晚)。

更夸张的是,很长一段时间,张雨杰每晚下班从安徽高铁到上海住豪宅,早上再坐最早一班高铁回安徽上班,房租3万8一个月。

2019年,张雨杰打算结婚,便以女友名义购买了一套二手别墅。

买房操作是这样的:利用职务之便虚开了一套资金托管手续,自己不用交一分钱房款,钱却从不动产登记中心的资金池里出去。

人算不如天算,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揭露了他的罪行。

2020年3月,由于新冠疫情发,房产交易全部停止,本来不动产登记中心的资金池是一边进一边出,疫情来的时候只出不进,最后银行账户里空了,却还有近7000万元待支付的资金缺口。

经调查,很快就锁定了张雨杰。

2020年11月,张雨杰被判处无期徒刑。但近7000万元的贪污款到案发时,几乎被他挥霍一空,大部分难以追回……

张雨杰案并非个案,近年来,多个90后贪腐案例进入大众视野。他们普遍职务低,多人在工作一两年内,就走上了贪腐之路。多人在税务、社保、财政等资金密集单位工作,任财务、出纳等岗位。他们贪腐的背后,往往有满足玩网络游戏、进行网络赌博或购买奢侈品的目的。

90后女贪官张艺,25岁落马,其贪污手法让人震惊。

“刚上马,就落马了。”

张艺在贵州省思南县社会保障局工作,担任单位的会计兼出纳,参加工作刚刚才一年。她利用职务之便,偷偷篡改了思南县十余名民众参加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的事实,后来又以这些人参加其他社保为由申请退保,从而骗取了这些社保资金。

庭审时,年轻的张艺泣不成声,不断忏悔自己的罪行。最后她说了一句话:“我错了,希望法官能给我从轻处罚的机会。”

这是什么意思?你只是错了?

还有广西防城港市一个90后出纳,涉嫌挪用公款5000余万。

2021年1月29日,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了原防城港市东湾交通有限公司、广西东投集团有限公司出纳古彦娟涉嫌挪用公款、行贿罪一案。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古彦娟利用职务便利,挪用公款人民币51359549.75元归个人使用,进行非法活动、经营活动,数额巨大且不退还,并为了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共计人民币906543.9元。

2018年5月28日,古彦娟向东投公司投案,主动交代了其行贿犯罪事实。

还有广西鹿寨县“90后”出纳沉溺赌博挪用公款近千万。

2021年3月,鹿寨县卫计局出纳杨某曦挪用公款900多万元,被鹿寨县监察委员会立案查处并予以通报曝光。

杨某曦是一个家庭条件优越的“90后”,也是家中独子,深受父母宠爱。

2017年9月起,杨某曦利用职务便利及单位管理、会计监督、拨款项目审批等方面存在的漏洞,私自将单位印章和会计个人印章加盖在转账支票上,先后多次将单位公款共计人民币9846220.70元(其中涉及扶贫资金100余万元)私自转账至其个人银行账户,用于网络赌博及个人消费。

还有浙江杭州余杭区市民中心余杭分中心不动产交易窗口原工作人员田琦浩。他生于1995年,仅在2019年1月到12月之间,就侵吞国家财产达595万元,用于奢侈消费、购买豪车和网游充值。

1990年出生的北京市东城区某离退休干部休养所原出纳员王雪,侵吞、骗取公款多达720余万元,用于其个人奢侈消费,一件衣服就达6.4万元,一个包包就超过20万元。2019年12月,王雪获刑12年。

90后“小官巨贪”案件主要有哪些特点?

1、普通人,普通岗位,贪污数额巨大。

2、贪污之后,立刻挥霍掉,及时行乐。

90后一代,从懂事起,就处在一个赚快钱主义、消费主义和精致利益主义流行的年代。父母和社会教会他们比上一代更“成熟”,更渴望快速致富,更懂得利用潜规则。而这个社会,缺乏道德约束机制,更缺乏权力约束机制,无疑很容易让他们尝到甜头,并且深陷进去。他们已经等不及,他们要在青春里享受一切!

他们之中:

基层干部占相当比例。随着国家对基层基础工作扶持力度不断加大,基层干部直接管理和发放的资金量较大,极易滋生严重腐败。

重要岗位权力节点和民生民利领域成发案重灾区。这些人员通常掌握资金管理、项目审批等实权,所在岗位处于重要权力节点,以权谋利、中饱私囊的空间很大。同时,发生在新农村建设、惠民补贴、征地拆迁、医疗卫生等民生民利领域的案件占比较大。

涉案人员系统化、群体化现象明显。“小官巨贪”案件大多伴随“群蛀”现象,在共同经济利益链条的驱动下,涉案人员相互勾结,利益均沾。有的还把家庭当成了权钱交易场所,间接搞利益输送掩人耳目,亲人、情人等特定关系人成了贪腐利益共同体。

作案手段日趋智能化、隐蔽化。“小官巨贪”涉案人员基层经验丰富,熟悉相关政策法规,有的涉案人员利用上下信息不对称的机会为自己敛财,有的涉案人员利用政策漏洞为自己谋利,仅从表面审查很难发现。一有风吹草动即进行串供、销毁物证、转移藏匿财产,导致此类案件查证难、追赃难问题突出。

这些90后新贪,很聪明、很现实,贪了钱就马上花掉,做美容、买衣服、赌博、打游戏,并且这些消费不是“投资性”的,花完就无影无踪,国家追赃都难。

这群在互联网时代长大,崇尚暴富的新新人类,哪管你是什么钱,老百姓省吃俭用的买房钱,救命的社保医疗费,甚至丧葬费都敢贪,吃相太难看,贪污起来“不讲武德”。

这些贪官污吏小将们,芝麻粒的小官,芝麻粒的权力,一年就能贪污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简直是给我一个支点,就能吞下地球。 年纪轻轻,就熟练地把权力的利益杠杆发挥到最大化,你说可怕不可怕!

来源|仕道、政道儿、人民网、新华社 等

潜行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