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警察罢了

为什么现在的派出所民警不愿意办案子?


《为什么现在的派出所民警不愿意办案子?》

前些日子在开会的时候,有位领导说了句“部分基层民警执法不规范,如果经过培训后仍旧被投诉的,取消这些民警的办案资格”。此话一出,一群派出所民警喜笑颜开、低声议论,大家都想争做“无办案资格民警”,一位民警更是直言不讳的小声说:“现在办案责任这么大,领导真以为我们基层都哭着喊着要接案子吗?”

可能不在派出所的朋友不知道,不是传说中办案子都有很多“油水”吗?不是传说中民警都争着办案子吗?不是传说中“案子办的越多提拔越快”吗?为什么现在派出所民警都躲避案子像躲避瘟神一样呢?一起来听听六哥的亲身遭遇,大家也感悟一下派出所民警为什么不愿意办案子。

为了防止某些市局的小处长、小科长对号入座,六哥将不公布自己留存的证据佐证我说的都是真的,但六哥保证以下我所说的所有内容均为事实,且均有办案区全程的录音录像为证。

说说这起具体案子吧,太简单了,简单的“不拆发动都能看出漏油”的那种。

案发在2019年3月30日中午,一名外地男子因为在小区内帮朋友搬家开车按喇叭与一名带孩子在楼下玩的大爷发生纠纷,别看大爷已经67岁了,身子骨依旧硬朗,不由分说一拳打在了外地男子的脸上,男子鼻子被打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外地男子报了警,大爷也没跑站在原地等待处理,现场还有监控。

民警到达现场时,破鼻子的外地男子显得格外激动,而同样是外地人的大爷却淡定的不说话面带笑容,六哥问他为什么打人,他说因为男子骂他,六哥说骂你也不是打人的理由啊,大爷腼腆的说:“我错了,我愿意接受处理。”

问罢一方,六哥再问被打司机如何处理时,司机显得格外激动,对大爷说:“行,你打我是吧,看来你挺有钱啊。”在征求司机意见是不是当场调解时,司机说不调解回派出所处理。

回到派出所,给被打司机的破鼻子先拍了照取证,然后给他准备了纸巾清洗了鼻子。鼻子清洗后就没有再流血,貌似没有什么大问题,征求他的意见是否去看病时,司机说暂时不去。

因为事实太过于清楚和简单,六哥也没顾得上吃饭开始在办案区向双方讲述案件处理的事项:“你们双方自愿调解的,自己商议调解方案,公安机关不掺和,达成协议的,我们给你们出具调解协议书,打人的不再被处罚;如果你们双方达不成调解意见的,我给你们双方出具调解不成的调解记录,你们签字后我开始走程序,对打人的大爷呈报处罚,可能是拘留,也可能是罚款,但最终怎么处罚都不是派出所说了算的,是分局法制部门报请局长同意后审批裁决。我会将打人大爷的裁决书复印件送达给你(外地司机),你是外地的,拿裁决书方便吗?不方便我可以给你邮寄回原籍去。”

司机接话道:“我朋友的孩子在这里上学,今天就是我是帮朋友接他孩子搬家回老家的,我应该下午就回XX(原籍)去。”

六哥继续说道:“好,我会把处罚决定书复印件邮寄回你的原籍地址,一会儿在做笔录时给我说一个能收到的信件地址。按照法律规定,对违法行为人已经处罚的,你所受的经济损失可以持我给你的处罚决定复印件自行去XX区法院诉讼,公安机关不再负责赔偿的问题。你们听明白了吗?你们的意见是什么?调解还是不调解?”

双方都听懂了,被打司机说要打个电话,就不知给谁去打电话了。此时打人的大爷对六哥表示愿意赔偿对方损失。被打司机打完了5分钟电话,对六哥说:“调解。老头,你能给多少钱?”大爷问:“你想要多少钱?”外地司机说:“别欺负我是外地人······”六哥打断了他:“别,兄弟,这位老人家也是外地人,是来给闺女看孩子的。”被打司机继续说道:“行啊,你动手打我,看来你有钱啊,你打的起啊,赔吧,2万,不然就处罚。”

说实话,六哥真的很吃惊,被打了鼻子一拳要两万赔偿,这在六哥20年的调解史上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当然只要双方同意又关我屁事呢。我问了一句外地司机:“兄弟,你要求赔偿2万的依据是什么?”司机说:“他打人,能打就有钱赔,2万,否则免谈。”

六哥转头问大爷:“他要你赔他2万,你同意吗?”大爷说:“不同意,我最多给这个数。”说罢伸出了五个指头,六哥对司机说:“大爷同意给你500,你同意吗?”“不同意。”司机否定的很干脆。

“好吧,既然你们调解不成,我给你们出具调解不成的协议书,然后我开始走手续,呈报处罚。”外地司机突然说了句:“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六哥笑道:“你还没做笔录呢,我不吃饭了,先给你做笔录,做完你先走,别耽误你赶路回去。”

后来就是按程序给受害司机先做笔录让他离开,接着又给打人的老大爷做笔录,最后给法制呈报拘留处罚。到了这里被卡住了,法制部门不同意对打人的老大爷裁决拘留,说有一个司法解释说,对于因民间纠纷引起的一般性质的打架斗殴只能裁决罚款,可以派出所直接处罚。

六哥可是在基层混了20年的老妖精了,直接给法制部门提出了我的意见:“兄弟,对方被打没还手又张嘴要2万的赔偿,现在一分钱没拿到,你觉得他得知打他的人只是被裁决了罚款,他会善罢甘休吗?”法制的兄弟说:“哥,这没办法啊,法律就是这么规定的。”

六哥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兄弟,如果我派出所给他裁决罚款,被打司机势必到时候会说是老头找了关系,派出所包庇老头所以才不拘留只罚款,到时候我给人家解释说我请示过法制部门了,兄弟,到时候你可能替我出面说明吗?所以,请你把我的顾虑如实的给局长汇报,我们派出所同意上级的意见裁决罚款,但是请以分局的名义裁决,至少文书上的公章是分局的,事后司机说我们派出所营私舞弊的时候,裁决文书能证明我们是请示过分局的,派出所是没有任何私弊的。”

法制的兄弟还是比较给力,给局长汇报完不久后就以分局的名义给打人的老大爷裁决了罚款500元,民警随后将罚款交至银行并将银行收据交给了打人的大爷。

在给被打司机送达处罚决定书复印件的问题上,民警先和司机进行了联系,司机称次日会委托他人去派出所领取,结果民警空等了一天也没见到被打司机或者他的朋友前来领取文书。案件处理完毕的第三天,民警见受害人一直未来领取处罚决定书复印件,便将此文书通过挂号信的方式按照被打司机笔录中所讲的住址邮寄了回去,被打司机再也没有来过派出所。

《为什么现在的派出所民警不愿意办案子?》

六哥一中午没吃饭,利用三个小时的时间与其他民警一起将此案办结,这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案子了,谁也都没有放在心上。

然而,四天后,第一个投诉如期而至,按照投诉司机的言辞,派出所民警俨然就是一个“包庇袒护打人者的黑恶势力保护伞”,没想到六哥所有的“好心好意”,在他那里都成了“不怀好意”。

《为什么现在的派出所民警不愿意办案子?》

说实话,民警遭到恶意投诉太正常不过了,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理解警察,更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心地善良,遇到这种投诉,大家觉得怎么处理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没错,就是督察部门通过调取监控等来调查民警。民警有过错的,严肃处分民警;当事人恶意投诉的,依法处理当事人。

但是,那是“理论”!

“骨感”的现实是:这个投诉件没有任何上级部门接单,而是原原本本的派给了派出所,并要求派出所民警与投诉人沟通,并达到投诉人满意,不然~~~~扣分、约谈!

按照“满意率考核的规则”,民警执法有证据证明没有过错的,只能计入其中一项“满意度”的考核,而另外一种“XX满意度”考核规定,只要投诉人“电话关机”、“不接电话”、“接了电话不出声”、“接了电话不表态”、“接了电话说不满意”,会统统计入市局自己发明的“XX满意度”考核的扣分项。

幸好打人的老大爷没有投诉六哥,不然我把人家依法处罚了,该怎样让一个嫌疑人对我表示“满意”呢?

《为什么现在的派出所民警不愿意办案子?》

《为什么现在的派出所民警不愿意办案子?》

可能大家会认为投诉件只要反馈了不就行了,管他满意不满意,六哥可是只说“实话和人话”的,绝不会欺骗大家,不信,请看后续:

基层派出所办案子问心无愧,我们将案件的处罚决定书、给投诉人的邮寄凭证提供给上级,但此投诉件没有因为派出所的无责而被“中止”,此投诉件又因投诉人对“服务过程”和“办理结果”均不满意被无情的退回了派出所。

法律明确规定了对于处罚结果不服的,可以进行复议(不收费)和诉讼(败诉方付费),但是,目前“按闹分配”的社会环境,让投诉人更加坚定了不走法律程序,只走疯狂投诉的“快捷途径”。

在退回重办件中,投诉人除了老套的“警方调解”、“未送达处罚决定书”、“包庇打人者”之外的老套说辞之外,又增加了一条:办案民警在“录口供、沟通时还在玩手机”。

《为什么现在的派出所民警不愿意办案子?》

有脑子的人都能想到,一个两只手打字的六哥是如何找出第三只手在做笔录的时候“玩手机”的?当然,六哥早已拷贝下了整个询问录像,这铁证比什么自证清白都要有力。

同时,在被打司机待在派出所的近一小时内,除去做笔录的二十分钟外,还有近四十分钟的时间是六哥全程站在办案区给他们讲解办案程序和陪他们等签字的文书,不知在这长达40分钟的时间里,六哥看一看微信算不算“玩手机”。

请大家看看六哥的手机截图,我连个“消消乐”没安装,不知道我手机有什么可“玩”的?再说,六哥长年在网上摸爬滚打,还不至于蠢到接待当事人的时候“玩手机”不搭理他们吧。当然,幸好六哥也早就拷贝了整个办案区的监控视频,现在基层派出所民警都需要提前预判、提前留证、自证清白了。

《为什么现在的派出所民警不愿意办案子?》

干警察被投诉不可怕,谁让我们干的都是得罪人的活,都是不可能达到双方都满意的工作。不过,让六哥寒心的是,即使执法投诉被打回派出所,还是没有任何上级机关为基层派出所“担当”,还是一味的让派出所民警给投诉人去“跪求”满意。六哥是多么的盼望着督察纪委来调查我是不是渎职啊,六哥是多么的盼望着市局那个制定“满意率百分之百”的小处长来亲自给我接服一个“满意”,让我们无能的基层之辈参观学习一下啊。

民警依法执法、公正公平,无论当事人诉讼到哪一级我们都敢保证胜诉的案子,却要在这里低三下四的向投诉人“跪求满意”,或许在这些制定满意率的小科长、小处长眼里:“法”和“满意率”比起来,算个屁啊!我堂堂正正、头顶国徽,现在到底是应该向国家的法律负责,还是应该向巨婴的满意率低头?

为了这么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案件,民警不仅要公正办案,还要为了满意度在电话里静听巨婴呵斥,一个“满意度”把依法办案的民警折腾的生不如死。所以,大家知道为什么现在派出所民警都不愿意办案子了吧!

哦,不对,某个小处长手里还有好几双35码的鞋呢······

六哥要(不)正(说)能(实)量(话)!!!我们基层派出所民警都可幸福了,睡觉都会笑醒,我每天都成谜于工作并日渐肥胖,我们都好high吆,又要加班了······

《为什么现在的派出所民警不愿意办案子?》

(图片作者:恭梓)

我已委托“维权骑士”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未经许可在其他平台转载一律投诉!(投稿邮箱:2816392889@qq.com)

《为什么现在的派出所民警不愿意办案子?》

《为什么现在的派出所民警不愿意办案子?》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