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科级侦查员、一级警督:一年半时间敛财九千余万元,栽了

2020年12月3日 2986点热度 1人点赞 0条评论

    一般来说,对于科级干部非法获利上千万、数千万元这种情况,公众往往称其为“小官巨贪”。

今天要介绍的主人公冯向阳,也是一名科级干部,级别并不算高,是县公安局正科级侦查员、一级警督。
冯向阳并非单位主要领导,也不掌握行政财权但在不到一年半时间内,敛财获取的巨额“黑色收入”竟高达 9268万元 
正科级侦查员、一级警督:一年半时间敛财九千余万元,栽了

能够在短时间内“暴富”,是因为他直接参与了开设赌场等违法行为——
正科级侦查员、一级警督:一年半时间敛财九千余万元,栽了
近日,陕西省延川县纪委监委官网通报了这起案件的相关信息。
2013年,冯向阳将其延安市某小区五楼的三间房子装修后,安装了麻将机。
在2014年4月至2015年8月近一年半间内,冯向阳伙同张某军召集白某龙、李某忠、刘某飞、高某等人,以打麻将的方式进行赌博,并雇用冯某为赌场记账、管理,为参赌人员提供烟酒、伙食等服务。每场赌博结束后,输赢双方统一到冯向阳、张某军处结算。通过这种犯罪行为,冯向阳等人从中获利达9268万元。
2020年4月12日,冯向阳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延川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2020年9月20日,冯向阳受到开除党籍处分。
正科级侦查员、一级警督:一年半时间敛财九千余万元,栽了
冯向阳身为公安干警,明知聚众赌博是犯罪行为,还知法犯法,显然是对警方形象的严重抹黑。
同时,冯向阳的警察身份,也在一定程度上为其纠集的犯罪团伙提供了某种“便利”与“保护”,起到了“既是作案者,又是保护伞”的作用。
对这种警察直接参与犯罪活动,以至于“警匪不分”的现象,公众向来深恶痛绝。
毕竟,面对犯罪分子,警察本应是民众的“守护神”,倘若有警察充当犯罪分子的“内鬼”,公众的安全感必将受到严重打击。
遗憾的是,从过往案例来看,类似冯向阳这样的案例并非孤例。

 01 

例如,原四川省广安市岳池县公安局某大队副大队长吴晋,从警22年,当过8年正副大队长,有着多年公安刑侦、禁毒等工作经历,按理说也是相当资深的“老公安”。
然而,在这张用来表演的“面具”背后,吴晋却称得上“坏事做绝”,行为极端恶劣。
2017年1月初,吴晋伙同岳池县国土资源局石垭国土所工作人员唐勇、社会人员祝某、许某,商定开设赌场,同时放高利贷,在赌场经营期间,先后有40余人到场参与赌博,赌资累计1200余万元。
吴晋还专门安插了一名亲信驻在赌场代为管理,随时向他汇报参赌人员情况,放高利贷也必须经得他同意。
与此同时,吴晋还存在为犯罪分子充当“保护伞”、行贿上级等其他问题,受到了党纪国法的严惩。
最终,2018年3月1日,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开设赌场罪判处吴晋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
正科级侦查员、一级警督:一年半时间敛财九千余万元,栽了
 02 
前不久,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工作中,哈尔滨市公安局从严查处了19名违纪违法公安民警。其中也出现了警察开设赌场,甚至是卖淫窝点的情况。

某派出所原副所长魏某,涉嫌开设赌场罪,严重违纪违法,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移送司法机关。

某分局治安大队原民警,调研员于某强,涉嫌领导恶势力犯罪集团,利用洗浴场所组织卖淫,采取威胁、恐吓、辱骂、殴打等暴力手段,实施抢劫、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移送司法。

潜行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