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个小警察,我很平凡,也很简单

2021年12月31日 593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因为需要推广安装反诈APP的原因,最近去高中同学的单位走了一趟,多年不见,我们聊的甚欢。他得知六哥到了禁毒工作,惊叹:“那一定很危险吧!”

六哥说:“禁毒确实危险,特别是边境地区的禁毒警察,他们面对的都是被抓就是死刑的亡命之徒,而像我们北方地区的禁毒警察要相对好一些,而且在实施抓捕前,我们也都是有备而去的。反倒是派出所出警的民警是最危险的,他们每天几十起警情,报警内容大部分都是‘纠纷’和‘救助’,没有人会提前报警‘你来,我要杀了你’,他们不可能每时每刻都严阵以待的穿着厚重的防刺服,全副武装的去面对群众,所以,很多派出所出警民警就是在这种纠纷的调解中被当事人杀害的,出警一去无回。”

我的同学不是警察,貌似听到这些并没有什么感觉,他又“星星眼”的对六哥说:“你们警察是不是个个都是散打高手?你是不是也立过很多‘大功’?是不是也办过不少大案子?”

六哥看到同学的样子,瞬间觉得这么一个四十多的秃顶“糟老头子”也很可爱,竟然对公安好奇的有一颗少女般的心。

六哥笑着对同学说:“大哥,我很平凡,也很简单,可能一辈子也干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我知道,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要打小怪兽,不管外面刮风下雨,是阴是晴,我骨子里的东西是不变的。

六哥看得出同学听得一头雾水,说:“哥,你听过这首诗吗?”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随后,六哥给同学讲了这样一件事。

那年冬天,值班接到一个警,称被人打了。出警到现场,发现只有一对男女,年龄都在20岁左右,男的头破了,女的在帮男的按着头上的伤口。

六哥一边帮着他们打了120,一边询问案情。事情很简单,就是女孩的前、后男友今天在这里见面了,仇家见面,分外眼红,没说几句就动手了,而且动手几乎就是压倒性的,前男友从路边捡了块砖头直接拍到了现男友的头上,KO,事毕。

送走了男孩,又提取了砖头,就回到了派出所。随后又出了两个警,已经是凌晨了,估摸着男孩的伤口缝合也基本结束了,带着取证仪、纸笔到了医院急诊留观室。

看到警察来了,临床的病友给六哥一个凳子,我便伏在凳子上制作询问笔录,笔录刚开了个头,被打小伙子的母亲打水回来了,也不知她哪里来的气,说:“你们怎么才来,我孩子被打了你知道吗?人你们抓到了吗?我孩子不能白挨揍······”

六哥打断了她的话:“同志,您先别冲我急,第一不是我打的你孩子,第二你孩子的120都是我打的,第三派出所不只这一起案子,来之前我刚出完两个警,第四我来早了也没用耽误你孩子治疗,现在我来这里做笔录就是为了来处理这个案子的,您急也没用,安安静静的坐好,别影响给您孩子做笔录,你在这里吵吵,一是影响其他病人休息,二是我有给您解释这些话的功夫我笔录早就做完一半了,早弄完,你孩子早休息,我们也赶紧回去忙其他事······”

孩子的妈妈也没有让六哥把话说完,一句话直接让我觉得心灰意冷,人间不值得。她说:“我打12345问问。”

当夜给受害人及女孩做完笔录后,次日一早,六哥按照女孩提供的前男友的手机号打了过去,劝他今早过来处理此事,谁知对方也是个不懂人事的玩意,说了句“我不去,你爱咋滴咋滴”就关机了。

随后,六哥去了他的暂住地,大门紧锁,走访了周围邻居,说这孩子都是下半夜才回来。

六哥对班组的兄弟们说:“一夜没睡了,现在都回家睡觉去吧,你们三个晚上9点所里集合,咱们去抓他。”六哥点了三位班组里相对年轻的民警和辅警,没点到的民警辅警也争着要来加班,六哥笑道:“你们这是又想来蹭我夜酒是吧,不给你们机会!我没点到的大哥们不用来了,在家歇歇,万一今晚抓了人,还要连夜审,明天还要送拘留,咱们倒开班,送拘留再辛苦几位大哥。”

六哥是在办公室里睡的,为何六哥要在办公室睡而不是回家,或许我冥冥之中预料到受害人的家属要到派出所来闹,果然在下午2点多的时候,她来了,大厅内斥责警察对他孩子被打一事不管不问,顺便勒令警察给他的孩子垫付医药费。

接班的班组并不了解案情,给六哥打了电话,正是因为面对面的对话更有分量,所以我才选择了不走,以便她大闹派出所时,我可以及时站出来和她正面对话,不落的我心虚不敢见她的把柄。

六哥很多话不是讲给她听的,而是讲给被她忽悠了的来派出所办事的其他群众听的,所以,我多次对她强调,她孩子的120是我打的,她孩子的笔录是凌晨我去做的,打她孩子的嫌疑人拒不到所,我们也去了他的暂住地家中无人,即使我们一夜未睡,还是准备迷糊一会儿,夜里再连续工作去抓他。

围观的来办事的群众议论纷纷,从一位老大娘劝这位家长说“人家警察不容易”那刻起,我知道,我没有输在她提前制造的“舆论”中。

六哥最后说:“我们昨晚已经一夜没睡了,今天一上午都在为抓打你孩子的人而忙活,我们今晚还要连轴转去抓他,如果你可怜我,就让我安心睡一会儿,而不是让我在这里听你冲着我发脾气,我40岁了,比您小不了几岁,我还不想因为不能休息而早早猝死。”

家长自知理亏,在众人的劝说下,悻悻的离开了。

凌晨0点,错综复杂的城郊出租村中多了4个鱼贯而行的身影,我们谁也不说话,熟悉而默契地三个点位包抄了出租房。六哥静静的推了推房门,发现是从外面用挂锁锁住的,看来,今晚,他又没有回家。

守到凌晨2点,所有人都熬不住了,又冷,又困,而且每个人似乎都感觉到了血压爆表,六哥决定,撤回。

第二天一上班,被打小伙子的妈妈又来了,问我昨晚抓到人了吗?我说他没回家,我们守到凌晨2点撤回来的。家长说:“我看你们根本就没去吧。”

听到这句话,六哥很想哭,我红着眼圈说:“需要我给你看看我们蹲守的录像吗?”

下午,我们又去了嫌疑人的暂住地,门开着,屋里凌乱不堪,房东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估计是凌晨四五点钟,屋子里也没有收拾,看着是拿了必需品就走了,押金和没到期的房租看来也不要了。”

从那以后,这个人就上了六哥的重点关注名单。这个案子就是一个行政案件,不可能对嫌疑人上网追逃,只能用传统的方式去查、去抓。每隔三五天,六哥都要在公安网上刷一下他的信息,希望能有什么新发现,甚至中秋节、除夕,我都是特意回来刷的他信息。

而受害人那边,被打的小伙子是心存感激的,他知道他被打的现场是我一直在忙前忙后,但他的妈妈,12345投诉、督察投诉、信访投诉都用过了,当六哥把我每一次的抓捕视频、工作记录、调查痕迹都拿去给各个部门的时候,他们也都是说:“你尽力了。”

渐渐地,这位母亲也不再投诉了,并不是因为她理解了六哥的努力,而是她渐渐淡忘了这件事,而六哥手中需要抓捕的嫌疑人名单中,除了这个人,其他都陆续被抓了,这个嫌疑人就为了这么一个小小的治安案件,被迫搬了三次家,换了两个手机号,而幸运总是与六哥擦肩而过,每当我发现他新住址的时候,他也总能抛弃一切的又一次“搬家”。

六哥问兄弟们:“这么一个破案子,他至于吗?”

同样,一年半之后,嫌疑人被抓审讯时,他也是这样问六哥的:“这么一个破案子,你至于吗?”

“至于,我就是干这活的,就是这么简单。”

“我就知道我就不该丢了电瓶车报案,不然你们也抓不到我。”嫌疑人说。

六哥笑了:“你说错了,你不该的是打人,你不该是打了人还不认错,你不该的是打了人不认错还逃避,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你那三次搬家的时候,你不是也没报案吗?我不是一样知道你换地儿住了吗?”

嫌疑人被不出意外的拘留了,按照法律规定,六哥把嫌疑人的处罚决定书复印件邮寄到了受害人的家中,三天后,受害人的妈妈又到了派出所。

见到六哥,她问:“你为什么把他给抓了?”

“因为他一年半前把你孩子打了。”

“就为这点事?”

“就为这点事。”

“不可能,你抓他绝对还有其他的事!你们怎么可能为了这么一点事抓了他一年半呢?”受害人的妈妈一脸蔑视的看着六哥。

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突然觉得每说一个字都会很累:“处罚决定书上写的很清楚,他被拘留的事实只有打你孩子这一件事,没有其他的,你信或者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告诉你,七天之后,他就要被放出来了,如果他有其他的事,我们肯定不会放他的,到时候你看他是不是能正常放出来就知道了。进去之前他明确表示一分钱也不赔给你孩子,我建议你拿着这份处罚决定书复印件尽快到法院起诉,向他索要民事赔偿,XX法院在XX路XX号。另外说句题外话,我就是个派出所小民警,我这辈子也干不了什么大事,我也就是管管这种小案子,我就是这么简单,您也别把我想的那么复杂,案子发了,别管多久,我得把人抓了,这算是对案子的一个交待。”

受害人的妈妈保持着她最后的倔强,一边说着“你们绝不可能为了这件小事抓他”,一边拿着文书向法院的方向走去。

听完六哥讲的这件事,同学陷入了沉思,或许“警察是超人”的人设在他心里瞬间崩塌了,顿了顿,同学问六哥:“你听过这首歌吗?”

“什么歌?”

“歌词有一句特别适合我现在想对你们说的话——我敬你满身伤痕还如此认真,山水迢迢还奋不顾身;我敬你泪流成河还如此诚恳,生死茫茫还心怀分寸。

“哈哈哈,扯蛋,真恶心!”六哥重重的拍了下同学的肩膀,“赶紧给我多划拉几个人安装反诈APP去!”

我,就是个小警察,我很平凡,也很简单!

潜行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